【來自高牆的聲音】我的母親們

5

文/許嘉文
每當有人問起母親,我總會說:「你問的是哪一位?我有很多位母親。」
從小父母離異,我選擇跟隨父親。然而父親陪伴我的日子寥寥可數,反覆進出監所不說,等到我漸通人事,他即撒手而去,獨留我跌跌撞撞地成長在這冷暖人間。
雖然少了父母陪伴的日子,我並未因此感到孤單,親情的空缺由幾位姑姑補上,甚至給得太多、太過溺愛,寵壞了我。她們的疼惜,讓我從不感覺自己有何欠缺,在同學、朋友面前,也不覺得比別人少了些什麼。姑姑們的付出和用心,懂事後看來,何其難得,又是何其不易。
慚愧的是,我竟也步上父親的後塵,身繫囹圄,讓她們擔憂、傷心。每一次的會客,姑姑們的殷殷叮矚與深深期盼,總讓我羞愧得無地自容。即使心裡難受,但她們依然堅定地鼓勵我、為我加油,從不忍苛責於我。
姑姑們的恩情,重如山、深似海,且始終如一,不曾因我為非作歹而有所短缺,反而源源不絕地持續給予我溫暖,讓我在償還代價的當下,有了依靠跟希望,以及永不放棄自己的勇氣。
親愛的姑姑們,請別掛心侄兒,如今我已深自懺悔,勢言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希望能報答您們的恩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