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愛輔導 形塑青少年品格

265

「幫我一下好嗎?」莊宛蒨在整理海邊烤肉用具,向一旁少年求助。「你給我東西吃我就過去。」少年脫口而出的話令場面好尷尬,她沉默了會兒才說:「你知道你剛才的話代表什麼意思嗎?是玩笑對吧?過來吧。」有台階下,少年也改變了想法。
新世代比較重視利益交換嗎?莊宛蒨認為不能怪孩子,因為父母教的就是「有利於我才要付出」。身為新北市少年培力園主任,莊宛蒨的工作就在導正偏差觀念。
培力園是新北市政府社會局補助更生少年關懷協會辦理、為社區少年形塑品格的機構,有別一般司法服務單位,做的是第一級預防,透過培力,降低年輕人走入歧途的可能性,甚至發展潛能。不將品德束之高閣,不用規範禁止行為是培力園的特色,他們把生活言行變得很有意義,孩子們能知道「為什麼」人要正向。
莊宛蒨為社區孩童安排桌上遊戲,訓練青少年當老師、成為領袖,再帶他們關懷老人,「他們會主動思考為什麼要服務?為什麼因我而開心?老人生活是如何過的?透過與人接觸的溫度融化慣有冷漠。」品格好的孩子與培力園互動密切,受過各種薰陶──培力園的布置及設計充滿巧思,如牆上貼了一張「淨話論」:言語中有髒必罰。
「我知道99.9%的青少年即便不解髒話的意涵也會說上幾句,但我們必須告訴他,為什麼不該說而不是直接禁止。」莊宛蒨說,髒話能抒發情緒,但對方不會知道你生氣的原因,只知道你在挑釁他,所以鼓勵孩子直接告訴對方什麼行為讓你不舒服。
明瞭孩子 引導表達感受
生活網路化讓青少年愈來愈不知道怎麼表達心中所想,一張貼圖可以代替所有回應,但是各種誤解也隨之而來,因此培力園舉辦營隊後都會請孩子用一句話描述心情,特別的是孩子只會說別人做了什麼、有哪些缺點,要讓他們說出自我感受,得先幫他們整理發生的事件再聚焦,引導久了才學會表達。
培力園對社區及教育意義非凡,雖然經費不多,一年服務卻超過1萬4千人次,僅僅一個暑假就辦理94場活動──不少家長感慨,如果以前就有這樣的機構,親子關係也許不會那麼糟。
有些人好奇,讀懂孩子迷惘人生的老師如何培育出來?莊宛蒨說是過來人,她不是一位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因此明瞭孩子要的是什麼。從小就不很守規矩,父母忙工作,她常常一個人跑到台北西門町夾娃娃,得意娃娃可以擺滿整面牆;高中嫌制服不好看,轉學考入專科,又無心念書、瘋狂玩樂,甚至闖了不少禍,被記3大2小過,差點退學。她也坦承常把時間和頭腦耗在作弊上,如用針筆、圓規將小抄刻在立可白瓶身上,可惜成績依舊慘,英文修4次都不過。信仰是她改變的轉捩點。
畢業後她到貿易公司上班,職務是助理工程師,經理要她做產品翻譯,對能完成一本中文說明書,連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後來在教會當出納,一個不會理財的人卻要學記帳、管錢,每天都緊張、擔心錢有沒有少,不過,也開始學會負責任和各種本領。
學會尊重 職場家庭如意
之後她接下200個兒童的品格教育工作,並培訓60名義工,有了當領袖、主管的經驗,為加強工作能力,攻讀研究所,輾轉到培力園服務。她作夢都沒想過一個過馬路會闖紅燈的人,當老師後會以身作則,成為走斑馬線的好榜樣,一當15年。
莊宛蒨看到現在的孩子承擔的責任比過去多更多,又想起自己沉迷電動、夾娃娃的日子,那種不知道人生怎麼走、有朋友無法談心、有心事求助無門、生氣時不懂表達,只會罵髒話和自傷的痛苦,就決定用親身體會幫助他們找出口。
而品格教育和自我探索、人生方向有什麼關聯?莊宛蒨說,品格教育的意義在於為人生添一個選項,「除了那些不好的、人家說的,你會明白還有好的、你喜歡的可以選」,例如培力園辦公室設計讓流浪貓自由進出的通道,孩子在與小動物相處的同時,能學會如何尊重牠們,「只要懂得尊重生命,家庭、職場相對來得如意」。
美學融入課本
孩子更喜歡讀書
「老師說我們會收到關於美感禮物,收到了很開心,我從沒有看過這麼酷的書,我超愛的。」讓國小生如此心動的,就是美感細胞協會的教科書,每一章節都有設計師構思,最大特色是「一本課本抵得上參觀數十次美術館」,提升學習興趣。
美感細胞協會是交通大學機械工程學系畢業的陳慕天於大四時創辦,他是一個喜歡探索為什麼、挑戰體制的人,過去非常愛玩,因為不懂下課了為什麼要加第9節,帶同學罷課,很多人說他是「壞學生」,但他不這麼想,反而相信「我有權利決定未來走什麼路」,當所有人瞧不起他,他認真讀書可以上交大,當大家討厭當兵,他選特戰、做傘兵還讀100本書,他的叛逆期到現在都沒結束。
改造課本 推廣全民美育
2012年,協會創辦前夕,陳慕天參訪了丹麥設計中心,訝異設計能融入日常生活且被重視,「那為什麼我們在台灣感受不到設計的生活化?是我們能力不夠好嗎?」與好友分享疑惑後,得知台灣的設計在業界十分了得,學校也都挹注大量資源在學生身上,問題在於政府、民眾和老闆不買單,沒有重視專業,為了讓台灣重視能提升國際競爭力的美感教育,他與機械、電機、社會學系的朋友一起創業,第一個推廣的計畫就鎖定中小學生的課本,希望將美感融入所有課本,在長時間的耳濡目染後能順利推動全民美感教育。
「可曾想過課本是如何設計出來的?」陳慕天探索後發現,竟然需要滿足各方意見,如小動物不能穿衣服、人物要符合人類真實比例,所以插圖只能保守,要有美感、設計和創意內容很不容易!為了打破教育部、出版社及民眾的慣有想像,他們透過網路募資,邀設計師設計不受審查委員主觀意見干擾的課本,那是一本連自己看了都想再回去讀的書,然後送給合作學校的孩子。
他們把課本變得很可愛,孩子收到後童言童語的說:「以前的課本讓我們一目了然,很快就知道要講什麼,但我更喜歡漂亮的課本,因為前者太現實了,看得很煩,這本讓我有想像空間。」還有小女生問:「為什麼協會要重新排列生字順序呢?」小男生想了想,早熟的說:「可能想讓思想更自由、空間更開放……唉,我覺得這個課本比較好,以前的太死板。」
眼光放遠 提升學習興趣
有孩子以為他們是老師,在卡片上寫道:「謝謝這位老師,希望以後的課本都這麼薄又美麗。」還有一本讓孩子很興奮,一本可以自己發揮創意、繪畫封面的國語課本,一個學生說:「我是最幸運的,可以拿到這種書。」一個女孩更讚歎:「如果以後課本都這麼漂亮,上學我就不無聊了。」孩子們的卡片全是大大的感謝。
成果斐然,但教育挑戰和壓力卻未減輕,陳慕天說,過去推廣美學一直困難重重,首先是民眾接觸藝術的習慣,一般人一年都去不到美術館一次,偏鄉的機會更少,其次美術館因城鄉差距,交通不便,「所以我們讓美術館走入課本。」他也指出,未來課本的價格是關鍵,多數家長寧願花錢看展覽、買繪本、送孩子去補習,不願花錢買優質課本,「民眾不知道好課本的價值,使用一本全台灣最好的設計師做的教科書,等於一年看了上百場展覽,相比價格很便宜。」不過協會創辦的目的終究是為了倡議,教科書是否改革還得看教育部、出版社、老師和家長各方的努力。
「你想過給孩子什麼樣的未來嗎?生活中除了課本還有什麼能改變?」想知道答案可關注美感細胞協會的最新動向。

孩子關懷老人,反思自我價值。圖/莊宛蒨提供、記者李祖翔
孩子關懷老人,反思自我價值。圖/莊宛蒨提供
莊宛蒨帶領青少年品格教育後,開始以身作則,好榜樣一當15年。圖/莊宛蒨提供、記者李祖翔
莊宛蒨帶領青少年品格教育後,開始以身作則,好榜樣一當15年。圖/記者李祖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