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貿易戰失控,對中國意味甚麼?

5

執筆人:高惠宇
德國一個劇團將著名劇作家易卜生十九世紀的創作《人民公敵》帶到北京和南京演出,卻因第一場就有觀眾高喊對中國政府的批評,隨後的所有演出都被取消。
《人民公敵》這樣名稱的劇本,怎麼會在當前大陸社會演出?是德國劇團天真,還是大陸文化主管天真?
這齣諷刺劇在大陸的遭遇,讓人聯想到中國政府因應美中貿易戰過程中,是否也有著類似的心理狀態。以為自己對付得了,以為不會有何嚴重後果,卻可能導致失控。
當川普一年前開始向包括中國在內的歐盟、日本、加拿大、墨西哥等多個國家發起貿易爭端時,北京曾一度竊喜,認為全球性的貿易戰爭,對中國利多於弊,而且中國有能力對美國進行相對的關稅報復。十年前橫掃全球的金融危機,實際上幫助了國家資本主義的中國崛起。
但如今,美國與歐盟、日本和NAFTA另兩個鄰國的貿易談判,出現了讓華府可以接受的結果,川普可以專心一意的對付中國了。
川普接續五百億已對華實施的懲罰性關稅後,又增加了兩千億額度,現在更傳出還有第三波的兩千七百六十億。三波關稅加起來,正好是二○一七年美國自大陸進口商品的全部額度。約占中國出口總額的四分之一。
如果美國真的對所有的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關稅,即使是持悲觀態度的中國經濟學者也認為,出口的減少只會導致大陸總產值下降百分之一。在諸如智慧手機製造等這些行業,因為中國主導地位的強大,關稅並不會造成太大傷害。
讓北京緊張的是:歐盟、日本和美國似乎在形成同一戰線,共同對中國的所謂「竊取知識產權、嚴重政府補貼、要求外國企業用技術轉移來換取在中國做生意」做出指控。
國際間的觀察是,北京擔心川普在「無意」之間助長了一種更有效的對華貿易戰略──孤立中國。
大陸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七月份的報告證明了這種擔心。報告說,最糟糕的情況就是:歐、美、日聯手、把中國排除在外,同時邊緣化對中國有利的WTO(世界貿易組織)。
社科院的報告強調,如果中、美分道揚鑣,或發達經濟體及其緊密夥伴將中國排除在他們的貿易與金融體系之外,結果將是「零和博弈」。
北京開始尋找對川普貿易保護政策有抱怨的盟友,像俄羅斯、伊朗、土耳其。媒體說,腦筋也動到了在地緣政治上一直與北京有嫌隙的日本身上,有日本官員表示,中國希望日本加入對川普貿易政策的直截了當批評,因為日本也面臨川普的壓迫。英國《金融時報》一篇報導引述了不願具名日本官員的話。
該官員說,東京方面對過去一年來北京發出的和解聲調感到驚喜,這都應「歸功於川普」,因為川普的貿易政策已經影響了中國的外交立場。
面對川普來勢洶洶的貿易挑戰,北京領導人本來一直表現出應戰的信心和報復的決心,但隨著這場貿易戰可能是一場無法避免的長期戰爭,很多訊息已顯示,大陸內部正透露出愈來愈多不安的跡象。因為對中國而言,最糟糕的情況不是數字本身,而是這場貿易戰會如何削弱人民對經濟(和政權)的信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