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向陽光 中途女孩療傷

47

【本報台北訊】今年再度入圍「教學卓越獎」的新北市豐珠國中是一所中途學校,位於貢寮山區,目前有二十五位被法院裁定遭受性剝削且家庭失去功能,需要接受安置、輔導的女孩。目前台灣有三所中途學校。
豐珠國中校長陳紅蓮說,她二○一四年剛來時,晚上常聽到學生哭;女孩們因被迫住校,沒有寒暑假,每個月只能回家一天,自由被束縛,一再想逃跑。
愈是封閉校門 學生愈想逃跑
她說,豐珠是全台攝影機密度最高的學校,圍牆裝有蛇籠避免翻牆,校方為了怕學生逃跑,更不願讓學生外出,「(當時)她們心裡的創傷是很深很深的」。陳紅蓮認為,愈禁止愈是反效果,於是改弦易轍,提議把開學典禮辦在草嶺古道,當時好幾位主任嚇壞了,還請少年隊派員警盯學生。
一位學生的話,讓陳紅蓮忘不了,學生說:「妳帶我出來,我會不一樣。」陳紅蓮說,她過去在其他學校任職也會帶學生爬草嶺古道,但豐珠的女孩跟一般學生不同,她們期待外面的世界,所以很開心、不喊累。
受法院裁定規範,這群女孩必須在豐珠國中待兩年。女孩們在師長帶領下開始跑步、騎單車健身,為每年攻一座百岳努力。從二○一四年合歡山、隔年雪山、二○一六年嘉明湖,到去年女孩們全數登上玉山主峰。陳紅蓮表示,她最感動的是一個女孩在雪山說:「可以看到這樣的星星,人生這樣就夠了。」
去年進入豐珠國中的得心(化名)說,爬玉山是她第一次爬大山,「原本想說快到了,誰知道有一個大峭壁,路真的超級小,一往下看就直接看到懸崖底,我就很崩潰」。她說,她開始暴哭,但老師一直陪伴她、逗她笑,讓她努力跟大家一起攻頂。
得心回憶,她剛到豐珠國中時非常排斥,還差點跟人打架;二十天後她參加在草嶺古道的開學典禮,不小心跌倒,「覺得好丟臉」,沒想到同學給她的是鼓勵而非嘲笑,聽到那句「加油」,「就好想哭、好想哭喔」,她開始覺得「這裡真的有愛和溫暖」。
樂樂(化名)前年來到豐珠國中時也很排斥,覺得自己不該來到這裡,「我對很多很多人發脾氣」。但爬山、合唱表演等,不僅使她從走路會喘,到跑操場十圈沒問題,更讓她面對事情時能想得更深入。
除了爬山,陳紅蓮也請來前國手教女孩划龍舟。沒有龍舟、沒有河,怎麼練習?她說,學生拿掃把,坐在禮堂講台邊緣,排成一列練動作;之後到學校附近「羊奶之家」的蓄水池,用掃把柄體驗划水的感覺。
用掃把練龍舟 連拿4屆冠軍
學生努力練習,動作標準,但龍舟賽當天還是引來異樣眼光。陳紅蓮說,居民認為豐珠國中很封閉,「覺得這是一群壞女孩,才會被關起來」,「他們都笑我們,覺得我們不可能(奪冠)」。女孩們用實力證明自己,一連四屆奪下貢寮區龍舟錦標賽冠軍。
女孩們除了自己扛水管、引山泉水,在校園裡闢生態池,也到貢寮雞母嶺廢耕的水梯田,實際下田耕作復育。
樂樂說,每個步驟都要小心翼翼,少一個步驟稻米就長不好;種稻經驗讓她體會到粒粒皆辛苦,要好好珍惜。樂樂表示,兩年下來的成長,讓她從原本的排斥,到捨不得離開豐珠國中了。
中途學校小檔案
由中央協調各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設立,目的是安置、輔導遭受性剝削的兒童或少年,實施為期2年的課程與教學,特別著重性教育與法治教育。
目前台灣有3所中途學校,分別是高雄市立楠梓特殊學校瑞平分校、新北市立豐珠國民中小學與花蓮縣立南平中學。

豐珠國中學生體驗插秧。圖/中央社
豐珠國中學生體驗插秧。圖/中央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