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人間】山水.無言

9

文/林瓊珠
古人說:天人合一,天人是一;其實天就是自然。
騷人墨客,一旦厭倦官場醜惡,每每化身漁樵,隱居世外;不然就結廬躬耕,有人涵養名望,靜待時來運轉;有人甘心老於此鄉,閉門謝客,徜徉山水懷抱。
天何言哉!祂彷彿禪坐老僧,垂頭頷首,笑看世情百態。山高水長,浩浩湯湯也罷;小曳輕舟,隨流飄蕩也罷,從來都是各自解讀……
我想山水是屬於療癒系的。
古代文人遭逢貶謫,或九死一生,或去國懷鄉,抑鬱難平。值此際正好與荒野自然不期而遇,有時瞥見山林廣袤蒼茫,鬱鬱蔥蔥,大海波瀾壯闊,生氣盎然,充滿積極奮進能量;有時岑寂一片,正可以滌盡煩憂思慮,沉澱紅塵俗務,明心見性,找尋最沉潛原始的自己。天地悠悠,宇宙洪荒,個人小我何其微渺,不過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成敗得失,自然不足掛慮。
更豁達者如東坡,看出世事消長盛衰,終究也只是自然規律,不過是主客體,相對與絕對之別。不如盡情聆賞造物者的恩賜饗宴──江上清風與山間明月,才是真正品味人生啊!如此剎那與永恆,變動與恆常的執迷,一轉念,都是自我設限的罣礙,一旦破除小我偏執成見,就可以得到真正的自由。於是乎「洗盞更酌,餚核既盡,杯盤狼籍。相與枕藉乎舟中,不知東方之既白」,何等忘形,何等逍遙!簡直一派魏晉名士風流。
古人又云:「仁者樂山,智者樂水」。仁者寬和,智者通透,我倒覺得或許說成「樂山者仁,樂水者智」,也別有一番興味。
也有人說:「文章是案頭之山水,山水是地上之文章」,山水是天地造化一枝如椽的彩筆,許是描金工筆彩繪,許是酣暢揮就的潑墨,許是蠅頭小楷的手抄線裝經典,許是飛簷走壁的江湖俠情小說,總之開卷有益,信手拈來,全是天寬地闊啊!
更有人說:年輕時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後來心境轉折,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更後來,人生歷練多了,有了新的沉澱,跋山涉水越阡度陌,抬頭一看,原來的故事即便百轉千迴,終究塵埃落定,相看儼然。畢竟得失榮辱已成陳跡,情天恨海還償和解當下兩訖,原來的山水,仍在最初的原點,只是對應你眼角眉梢的了然微笑,一派恬靜,無言依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