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綱不當創意曝露專業不足

15

十二年國教自然科學領綱修正通過,有課綱委員表示,未來課本上可能不會再有「居禮夫人」,而會是「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禮」,以彰顯性別平等,雖然經過教育部否認滅火,但筆者認為這種錯誤的思惟只是冰山一角。
課綱委員說如此才叫國際接軌,但英國俗稱鐵娘子的前首相也該回歸瑪格麗特·希爾妲·羅勃茲,而非今古中外通稱的柴契爾夫人?如果連歷史上的名人,都得跟上性平的時代潮流,改回本名本姓,那前高雄縣長余陳月瑛女士只能稱陳月瑛。根據內政部二○一七年的統計,全國冠配偶姓的人口數達一百一十萬多人,難不成都要改回來?
日前社會科課綱要把原住民改稱原住民族,也是多此一舉,難道客家人也要稱客家民族?加入國小學生「表意權」之建議,更是牛頭不對馬嘴,簡直把課綱當成法律條款,這種莫名其妙的「轉型正義」,搞到最後只會混淆視聽,讓學生的觀念更加模糊。
如此不當的「創意」與脫線的發言,更曝露課綱委員對學科內容的專業度嚴重不足,只能在自以為是的性平、族群或人權等粗淺議題上作文章,又怎能不讓人對中小學教育的未來憂慮。
鍾邦友(高雄市/高雄科技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