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78

19

文/星雲大師
鎌倉大佛巧遇呂錦花(2)
呂錦花和台灣僑居在日本的幾位女教友,合買了掛在牆壁上的銅佛送給我們一人一尊,並且,堅持邀請我們同到橫濱,因為橫濱婦女會中午在中華餐館宴請他,她也要我們參加。
我們參加這種宴會,會不會給人看做是不速之客?正當我們在猶豫時,其他幾位女居士也在旁幫忙邀請,我們大家商量以後,為感謝呂居士的盛意,我們就答應了,當即請清度法師打電話給總持寺,說我們不回去吃中飯了。
午餐時,特別為我們辦了一桌素齋,我國駐橫濱陳總領事也應邀來相陪,其實今晚橫濱華僑界在翠華樓為我們設的歡迎宴,陳總領事也將要參加主持。
飯後,我們到呂錦花的好友一位台灣高雄籍的黃太太家中休息。我在這裡和呂錦花女士談了不少話。他告訴我他在台灣護持佛法的一些經過,我也建議他運用議員的力量最好能將一些台灣省政府違背憲法的那些歧視佛教的單行法令取消,如五萬元台幣以上的佛寺不可修建,要修建必得呈准;各地寺廟更換住持,要地方政府同意;寺廟若有糾紛,地方士紳和政府調解,佛教會無權過問;台灣佛寺,不全由僧團住持,所謂財團法人,造成許多僧俗糾紛。呂錦花女士是一位有正義感而能幹的人,他兩度當選省議員,假使真肯為佛教講話,他在議會裡將有很大的力量!
中華兒女要學國語
下午,我們去我國駐橫濱總領事館拜訪陳總領事,陳總領事曾在香港澳門為國服務過多年,調來日本才兩、三年,非常獲得僑界的信任,他為人練達謙和,風度極佳,是一位難得的外交官。
領事館是租用著一座大樓,陳總領事和我們合影,帶我們到八層樓頂瞭望橫濱的海灣。然後我們下樓告辭,去訪問橫濱華僑商會,在那裡聽了許多僑胞的故事,他們熱愛祖國的精神,令人欽佩!
從華僑商會出來,就參觀隔鄰的中華中學,張樞校長親自陪我們參觀。進了大門,在操場上就見到比斗還大的字,寫著「中華兒女要學國語」八個字,在異國日本的土地上,可見中華兒女的愛國之情。
這所中華中學,是66年前國父孫中山先生在日本創辦的,現有學生三百多人,另外還附設有小學和幼稚園。
晚間,翠華樓上華僑為我們設的歡迎宴,筵開五席,總持寺的不少大德都應邀而來一嘗中華料理,餐後陳總領事還領導大家,高呼中華民國萬歲的口號才散會。
1963/9/4
日光風景冠日本
為了今天要去日本最有名的風景區日光公園,一早五時就起身,也沒有吃早飯,就向總持寺告辭,從橫濱乘車至上野,再轉地下火車到淺草。在淺草和清度法師、岩本昭典會齊,乘八時火車去日光,歷兩小時,於十時就到日本國立日光公園。
今天日本佛教會柳了堅有事,換了他們的組織部長岩本昭典陪我們,這位35歲國立東北大學出身的年輕部長,比柳了堅要風趣得多,車內兩小時,不時的和我們講話,買東西給我們吃,雖然沒有吃早飯,零食吃吃,倒也不覺飢餓。
從淺草到日光的這一段路程,使我發現到日本這個國家,實在有他們自豪的地方。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無條件投降以後,不用幾年,他們就復興起來,這原因是在什麼地方呢?我可舉出親眼所見的兩件小事為例:
一、當我們在淺草等候開往日光的快車時,見到車站裡、車廂內,上班去的人都在看書,普通車內很擠,旅客一手穩住車內把手,一手仍在持書閱讀;六、七十歲的老婆婆,看他從車站外匆匆的奔來,走至販賣部買兩本雜誌,匆匆的趕上車,在車內就站著閱讀起來了。
二、我們到日光的對號快車,約有十多位年輕婦女,可能也是到日光去遊覽的,我以為他們一定在車內大聲談笑而要破壞車內的寧靜了。但事實不然,他們上了車,最初彼此都笑著招呼,但當車一開行,他們都靜靜的在看書。日本人愛惜時間的習慣,日本人讀書研究的精神,就是如此,你說日本怎會不富強呢?
堂皇的佛寺和神社
我們到達日光時,比叡山天台宗的分院輪王寺,派了兩部車子來接我們。聽說他們寺裡,光是汽車就有五、六部之多。
輪王寺的住持菅原榮海親自接待我們,菅原榮海曾在我國大陸叢林裡住過多年,看起來很像中國叢林裡的老修行,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他那文質彬彬的風度,和我們寒暄後,就退下去任我們自由休息了。
這座輪王寺,樸素淡雅,客廳臥室,整潔得一塵不染。每個房間裡都有冷氣設備,每個房間裡都裝有電話,樸素淡雅中,也帶著豪華。
飯後,我們就由輪王寺的職事引導參觀這裡的各佛寺道場和神社。
日光公園,到處都是觀光的人潮,賣觀光紀念品的商店,恐怕大小就有千餘家之多。導遊女郎百餘人,川流不息的引導著遊客參觀。聽說,如果是秋十月後,紅葉遍滿山的時候,每天遊客至少在數十萬人以上,就是現在,觀光客已經如過江之鯽一般的多了。
婦女一隊隊的,學生一班班的,男士一團團的,大都是集體的從日本全國各地而來。他們參拜到佛寺時,有日本法師向他們說法,有的佛殿裡要先參拜後才准參觀。佛殿的莊嚴,當然自在意中,那神社的堂皇,看了真給人要咋舌了。雕梁畫棟,極盡豪華,甚至有的屋梁壁畫,都是用的真金崁上去的。
那神社裡,雕刻的御貓,栩栩如生,聽說自從雕了這隻貓子後,日光至今沒有老鼠;有三隻雕刻的猴子更有趣,一隻猴子用雙手矇著耳朵;一隻猴子用雙手矇眼睛;一隻猴子矇著嘴。據說,這三隻猴子就是象徵著一個修行的人,人心如猴,所以,不應該聽的聲音不聽;不應該看的東西不看;不應該講的話不講。這和我國儒家的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的含義差不多。實在說,一個修行的人,必要做到不聽,不看,不言才好。
參觀的地方實在走不完,所謂五步一殿,十步一堂,尤其數丈高的松樹,滿山皆是。穿行松林之中,給你感覺到日光不愧為日本的國立公園。
四十八彎上山遊湖
花了兩小時,走馬看花,有的地方並沒有看完。就聽說為了爭取時間,要帶我們到日光公園中最好的地方去參觀,那便是中禪寺的中禪湖。
乘汽車再往對面的山上開行,一彎一彎的,聽說共有四十八彎。車子上下山都靠路旁很多大圓鏡反射而看到對方,才不致發生撞車慘禍。車經四十八彎,我們到了海拔兩千多公尺的山頂,呵!那一百多公尺的華嚴瀑布,像銀鍊似的從山上拖到山下,這真是世間上少有的奇觀!
車再向前行,就到了中禪湖。台灣日月潭,去過的人都說風光旖旎,但中禪湖比之日月潭有過之而無不及,在兩千公尺的山上,有上千公頃之大的湖水,古寺老松,青山綠水,那風景之美,真令人歎為觀止了。
我們在湖邊遊覽了一會,就去中禪寺參拜。中禪寺的開山是勝道上人,他在1182年前,即日本天應二年時,到達山頂,才完成了他開山的願望。後來在延曆三年時,湖中出現一尊觀世音菩薩的聖像,勝道上人就地在湖畔禮拜,他將菩薩的聖容緊記在心中,就用六公尺的一塊整木,親自雕刻一尊千手觀音聖像,創建中禪寺供養;山上的湖水,也就以此中禪為名了。
據說從中禪寺乘汽車再向山裡行去,約四十五分鐘,就到了湯元溫泉。泉水質量是硫磺的,傳說是勝道上人發現的。在那裡,夏天登山,冬季滑雪,是一個非常有名的遊樂勝地。
可惜這已是黃昏之時,我們無法前去,只有回輪王寺休息。
(待續)

大師於日光山輪王寺留影。圖/佛光山提供
大師於日光山輪王寺留影。圖/佛光山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