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詞賞析】鳥兒飛過唐詩宋詞

5

文/古傲狂生
抬頭看看窗外,又是百花爭豔、百鳥競飛之時,低頭看看手中那卷〈唐詩三百首〉,突發奇想:唐詩宋詞裡是否也有這麼多的鳥兒飛過呢?答案當然是有囉,而且鳥兒們不光數量多,品種也不少呢。
唐詩裡最著名的鳥當屬黃鶯,黃鶯也叫黃鸝,唐詩裡也是兩名並行。像金昌緒的〈春怨〉云:「打起黃鶯兒,莫教枝上啼。啼時驚妾夢,不得到遼西。」像韋應物的〈滁州西澗〉詩曰:「獨憐幽草澗邊生,上有黃鸝深樹鳴。」還有杜甫那首著名〈絕句〉說:「兩個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蜀相〉中也有黃鸝佳句傳世:「映階碧草自春色,隔葉黃鸝空好音。」
不過,杜甫也曾呼此鳥為鶯,「留連戲蝶時時舞,自在嬌鶯恰恰啼」,一個嬌鶯直把黃鶯捧成傲嬌豪族啦。其他唐朝詩人也對黃鶯情有獨鐘,如王維的「陰陰夏木囀黃鸝」,白居易的「幾處早鶯爭暖樹」,杜牧的「千里鶯啼綠映紅」等。
宋朝人比較偏愛燕子。晏殊、晏幾道這父子倆許是姓晏的緣故,詩詞都跟燕有著不解之緣。「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這是晏殊〈浣溪沙〉詞的下闕,晏殊大概十分偏愛這幾句,還把它們嵌入一首七律里,可惜此詩遠遜於詞了。「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則是晏几道的千古佳句,對落花和燕子的熱愛成就了晏氏父子,也讓他們成為了燕子的知音。
除了這二位,柳永、歐陽修、秦觀、賀鑄、周邦彥、辛棄疾、姜夔、吳文英等名家也寫過很多有關燕的詩詞。有趣的是,詞牌裡還有許多燕詞牌呢,像燕歸梁、雙雙燕、燕山亭、乳燕飛等,大約有十來個。看來,燕子不單鑽進宋詞,還闖進詞牌了!
大雁也是唐詩宋詞裡的常客,不過這位老兄的「戲路」比較窄,一般只在邊塞詩或羈旅詩露臉。漢武帝的「秋風起兮白雲飛,草木黃落兮雁南歸」、高適的「千裡黃雲白日曛,北風吹雁雪紛紛」、李頎的「胡雁哀鳴夜夜飛,胡兒眼淚雙雙落」、溫庭筠的「雁聲遠過瀟湘去,十二樓中月自明」、范仲淹的「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李清照的「雲中誰寄,雁字回時,月滿西樓」……讀這些詩時,我們的心似乎也長了翱翔天地的翅膀。
唐詩宋詞中還有許多其他鳥兒呢,有悽苦的鷓鴣、飄逸的白鷺、高飛的天鵝(鵠)、哀怨的杜鵑、幸福的鴛鴦,有雄鷹、喜鵲、鸚鵡、仙鶴、鴿子,甚至還有民間普遍被視為不祥之鳥的烏鴉和貓頭鷹。張繼〈楓橋夜泊〉裡的「月落烏啼霜滿天」,李商隱〈安定城樓〉中的「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鵷雛竟未休」,惡鳥一樣成就千古佳句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