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新課綱不宜霸凌古人、扭曲歷史

38

十二年國教課綱的自然領綱審議小組日前通過新的領綱,其中規定,為了充分尊重不同族群及性別等的貢獻,因此未來在陳述相關發明、發現的成果時,應回歸到相關人士本身。也就是說,如果發明人是女性,就不再使用冠夫姓的方式稱呼,而會使用其本名。如提到「居禮夫人」時,希望以她本身家族的姓氏「斯克沃多夫斯卡」,而不是冠夫姓的「居禮」的稱謂出現在教科書上。
亦即居禮夫人將改稱為「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或是「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禮」,而不能僅僅只以「居禮夫人」稱之。
日前通過的課綱中並沒有明確列入居禮夫人的正確稱呼方式,只是提出相關的原則,以作為書商在編撰教科書時的指引與提醒,希望一改過往的稱呼方式。不過,教育部眼見「居禮夫人」的爭議擴大,已緊急喊卡;教育部的決定顯然僅只針對居禮夫人此一個案,並非推翻課綱的相關決議。或許居禮夫人還是可以叫居禮夫人,但其他女性或少數族裔科學家的稱呼方式,仍將採取新課綱的規定,而相同的困擾恐仍將出現。
從當前「性別平等」及「政治正確」的角度來說,課審委員的觀點或許有其道理。但這麼做是否有必要,以及是不是會增加學生學習的麻煩,卻有待商榷。其實以居禮夫人為例,她本身接受冠夫姓,而且她自己所使用的各種文件,都是使用夫姓。在維基百科上,就是用「瑪麗·居禮」或「居禮夫人」來稱呼她。居禮夫人的女兒書寫的傳記書名及美國拍的傳記電影,都叫做《居禮夫人》(Madame Curie)這個名字世人早已耳熟能詳,沒有必要改變。
西方很多國家直到今天,對已婚女性都還是使用夫姓稱呼,就如我們習慣稱呼德國總理梅克爾,其實梅克爾是她的夫姓;美國媒體在提到和川普一起競選美國總統的希拉蕊時,也都冠上夫姓稱呼她為希拉蕊.柯林頓。
教育部課審會議要求日後提到女性時不冠夫姓,可能犯了兩個錯誤,一是違反當事人的意願和該國國情及習慣,其次是以現在的觀點否定過去的實際情況。都是沒有考慮到時空背景的結果。
除了自然領域課綱,之前的歷史課綱也有同樣的問題。課審大會通過高中歷史的新課綱將改變過往的編年史而以主題式編寫,且將中國歷史放在「東亞史」的架構下呈現,並教導學生以「大區域史」的概念來解讀中國史,目的恐怕是將中國史弱化成區域分支歷史的一部分;這麼做不但明顯有違同為華人的台灣人史觀,也不符合歷史發展的脈絡。
中國史早在西元前四、五千年即已發軔,而「東亞史」是十五世紀左右才開始出現的概念,在此之前的中國史要如何放在東亞史的架構下進行主題式對話?課審委員的決議實在荒謬。
十二年國教課綱的委員們刻意以當前的眼光和價值觀,去審視過往的歷史或是發展時,就會出現讓居禮夫人改名、中國史與過往不存在的東亞史概念連結等問題,這些都是後人「想當然耳」的觀點,說是霸凌古人、扭曲歷史也不為過。
教育是國家百年大計,主事者宜謹慎周延;不要受到特定政治立場或意識形態的左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