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80

22

文/星雲大師
我覺得,南傳佛教國家,譏我們中國佛教走了樣,而我們中國佛教界,卻要譏日本佛教走了樣;互相輕視,互不團結,何不大家互相原諒呢?各國佛教都有順應各國的國情而發展的,制度和生活儘管不同,為教的熱心,對教的信心,能夠一樣就好。
全日本佛教會歡迎會(2)
另一位佛教大學的校長,聽了一段話,不管正確與否,他總是有些見解和思想的,他說:「你們中華民國佛教訪問團到我們日本來親善訪問,我們非常歡迎。不過,既曰親善訪問,彼此就應互相友好,互相尊敬。有一點要請貴團了解的,就是我們日本佛教有日本佛教的特殊教風,比方:日本僧人娶妻食肉,這在持戒的中國大德眼光中看來,一定不以為然,認為我們日本和尚都是地獄種子,日本佛教已經走樣了。如果中國大德這麼想的話,則彼此就無法互尊互重的友好,因為你們看不起我們日本佛教,所謂親善訪問也就無法收到功效。
日本佛教所以娶妻食肉,我們要請中國大德了解,這是應日本國情需要的。我們可以看得出,娶妻食肉的日本和尚,一樣的為教宣化,一樣的為眾生服務。改良過的日本佛教,蒸蒸日上,走向興隆之路,這也是不容否認的事實。日本佛教是由中國傳來的,我們不忘記應尊敬中國佛教,我們日本佛教徒願和中國佛教徒友好,共同為宣揚世界佛教努力,共同為眾生的福祉祈求,只是希望中國比丘要看得起我們日本和尚!」
對於一位大學校長,作出這樣的呼籲,他的見解,立刻獲得我們的重視。因為我覺得,南傳佛教國家,譏我們中國佛教走了樣,而我們中國佛教界,卻要譏日本佛教走了樣;互相輕視,互不團結,何不大家互相原諒呢?各國佛教都有順應各國的國情而發展的,制度和生活儘管不同,為教的熱心,對教的信心,能夠一樣就好。
本來,原先計畫要給大家都有發表意見的歡迎會,給他們幾位講過話,就沒有時間再講了,匆匆結束走進飯廳應全日本佛教會為我們設的午宴。
午宴時,日本大德吃酒,我們則喝汽水,其實,我汽水也沒有吃,把一碗飯吃後就坐著耐心的聽他們講話,直到下午一時半才結束這全日本佛教會的歡迎會。
改住公園大旅館
吃罷全日本佛教會的歡迎宴,又等了一會,約於下午二時,乘上兩台有冷氣設備的汽車,往我們曾住過三天的「丸內」旅館進發。
在汽車內,全日本佛教會的組織部長岩本昭典,和我坐在一起,大家相處三日,彼此都增進了解不少。他把他自用的派克鋼筆,以及西德製的太陽眼鏡,悄悄的塞進我的手中。對於這位異國人士的友誼,意料之外的厚禮,給我怔了一下,跟後我就收下來了,我也以我在菲律賓買的白金戒指一隻送給他,一隻送給組織部長柳了堅,以酬他多日來陪我們參觀的辛勞。
我稍懂一點日本文,但並不懂日本話,仰仗清度法師和朱斐居士的大力為我翻譯,讓聾啞如我也有表達意見的機會。當彼此知道對方的思想見解後,雖然看法相左,那互相認識和了解,也可增進友誼的。
記得古板的柳了堅部長在高野山時,忽然有一次臨睡前,和我開玩笑道:「星雲君!你長得又高又大,看起來我的力氣不如你,今天要和你比試一下摔跤。」他一面說著,一面就擺柔道的姿勢向我進攻而來。慚愧!我的體重雖有兩百多磅,但打架的時候,一點力氣都沒有。
眼看柳部長擺下柔道姿勢,我連忙搖手阻止,表示我不善於打鬥,柳部長哈哈大笑。我們在參觀的途中,就有些風趣的事;由於大家真誠相處,自然增進認識與友誼。
車到「丸內」旅館,哪知我們臨走時沒有招呼留下房間,因此旅館已沒有房間了。在日本觀光旅館雖多,但都住得滿滿的。全世界各地觀光客,每天不知有多少從各地而來,事實上,日本是一個非常值得觀光的地方。我們沒有了房間,臨時實在不易找到旅館。大家正怪清度法師和旅館交代不清時,日本佛教會的組織部長岩本昭典自告奮勇的說,他來想辦法。他用電話向各處聯絡,由於這是他們自己的國家,加之非常活躍的這位帝大畢業的年輕佛教部長,不用十分鐘就告訴我們,已為我們找到公園大旅館。我們非常歡喜也非常感謝他,否則,找不到旅館住,難道要住在馬路上嗎?
公園大旅館在東京有名的鐵塔附近,從「丸內」前去,經過日本天皇皇宮前,約十多分鐘就到了公園,我們辦好住旅館的手續,安置行李,沐浴更衣,時間已近黃昏,大家分頭出去玩,各自行動。
我和朱斐居士本來不擬外出,哪知通妙法師前來,堅持要陪我們夜遊東京,盛情難卻,我們三人叫了一部的士,對繁華的東京,做走馬看花的觀光。六時出去,直至十時多回旅館,這一晚,在外買了許多蘋果、水蜜桃、東京梨回到旅館,以水果代替晚餐,否則,我們也不知哪裡才能買到素食。水果也能當飽,兩個水蜜桃一吃,肚子就飽飽的,難怪台灣的廣欽法師能夠數十年如一日,以水果為食,可以獲得「果子師」的雅號了。
1963/9/6
日本的百貨公司(1)
上午十時,朱斐居士有一位住在東京的哥哥嫂嫂,還有他在上海認識的一位日本青年永井君,說要帶我們參觀日本百貨公司,橫豎我什麼地方也不認識,只有借光跟著走,不然,一個人實不易打發旅館中的一日寂寞。
日本東京的百貨公司很多,每家公司都有十多層樓,裡面貨物非常多,尤其日用品和衣料最便宜。
在百貨公司裡,我想買一架照相機,向一位店員問道:「請問這架照相機要多少錢?」
「日幣一萬二千。」一位年輕的男店員回答。
「聽說外國觀光客購買,可以八折優待是真的嗎?」
「是的,請你把護照拿出來給我們記下號碼吧!」
「呵!我的護照放在旅館裡,忘記帶出來,怎麼辦呢?」
「最好勞駕您回旅館拿來看看,因為沒有護照號碼,我們無法報帳,真是非常對不起您。」
回旅館拿護照來買照相機,這是怎麼也不可能的。因為東京太大了,一出門,汽車就要半小時或一小時才到目的地。剛才我們就乘了半小時汽車來的,回旅館拿護照,一來一往,在時間上怎樣也不許可。因此我就說道:「拿護照去,路程太遠了。我也不望你們優待,這架照相機,我就一萬二千圓買下吧!」
「對不起,照原價我們不能賣的,因為你是觀光客,在我們日本商業上規定,觀光客必須優待的,打一個折扣,也要節省你二千多圓,我想,您還是辛苦跑一趟比較合算。」
對於這位好心店員的固執,我放棄買照相機的念頭。(待續)
《海天遊踪》讀後回響
歡迎各界心得回響,字數300-500字,請寄22161新北市汐止區大同路1段369號2樓2B人間福報.人間佛教學報藝文綜合版,或電子信箱master9@merit-times.com.tw
請附姓名、身分證字號、電話、聯絡地址、銀行或郵局帳號。本報對來稿有刪修權,文章一經採用,將同時刊登於《人間福報》電子報。

日本經濟復甦後,摩天大樓林立的東京灣一景。圖/資料照片
日本經濟復甦後,摩天大樓林立的東京灣一景。圖/資料照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