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的話】修道的初心

432

文/妙南(佛光山叢林學院院長)
佛學院的中齋堂,經過四個多月的工程,終於整修完成。今天全院師生回到三十年前的中齋堂,重新啟動典座、行堂、過堂用餐,看著學生們認真的切菜、拿著大鍋鏟汗水淋漓,總有一分當初師父上人體貼弟子們的溫情,貫穿在語默動靜之間。
飯食時,嚐到初入山門時,法堂的一碗佛光麵,憶念起修行的初發心。記得學生時期,師父上人在繁忙的弘法行程中,總不忘對學生的關懷疼惜,經常讓大家到法堂請法。他允許我們肆意的提問解答,親授法筵,順便奉上一碗熱騰騰的豆漿麵,湯頭香濃,每一口都溫潤著修道的初心。
有一回,師父問我:「你的目標是甚麼?」我傻楞楞地說,談未來太遙遠,但是眼前出坡作務、灑掃淨房,卻覺得很踏實。師父順手,將他盤子裡的一碟小菜,遞給對面的我,他說:「來!給你目標。」我一愣,只得接過來,趕緊將師父的關愛,食用下肚。
回頭再看,感謝一路修行,我的師父總是方便善巧,允許我溫吞前行,不肯承擔的時候,是他給足我勇氣和力量,他總是說:「不要怕,我支持你!」猶豫的時候,他常說:「就交給你,你可以!」在弘法行持路上,師父是我強而有力的後盾,給予我各種光明指引。
過去盤珪禪師有個弟子經常偷香火錢、偷店家的糕點,氣得其他弟子說:「師父,您一定要重罰他,把他逐出師門,不然我們就要走了!」盤珪禪師卻開口答道:「那你們走吧!」所有的弟子又驚又委屈,禪師才緩緩地說:「對待眾生要有平等心,我要教導他,直到喚起他的良知。」
盤珪禪師對待他偷竊的弟子,正如同師父對待心性闇昧的我,一次次給予我多少體貼的寬慰。這樣的教育方法,讓我受用在佛學院,每當束手無策時,只能更認真寬容對待每一位初發心的菩提幼苗。教育的方法、思惟或許應該與時俱進的創新,但是叢林裡的菩薩心、人間佛教的人情味卻始終傳承延續。
中齋堂開板的第一天,師兄長關心地詢問:「煮得好吃嗎?」其實今天的飯,因為火力太強,煮焦了。學生紅著眼睛來找我懺悔:「院長,對不起,我去跪香!」剎時浮現當時師父寬慰著我的溫暖,我笑著答:「謝謝你的用心,今天的鍋巴飯,我們也吃出另類的好滋味。」感謝師父的法筵關懷,是修行一輩子最美好的記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