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輪明月】菩提影現畢竟空

137

文/妙護
電話鈴聲劃破辦公室的寂靜,許老師接完電話久久不能置信,這是真的嗎?如果放學的時候多留這孩子幾分鐘,再陪她多講幾句話,結果是否就不一樣了?
告別式當天,許老師和幾位家長一同來到殯儀館送昱昕和她媽媽最後一程,冷清的現場沒看到這一家的男主人或其他親人。只有一位自稱是昱昕媽媽的朋友交給許老師一個信封袋,表示這是要幫昱昕轉交給老師的信。
中秋節連假前夕,每個學生都期待著趕快離開學校回家過節,一個平常安靜乖巧的女孩來到導師室跟老師說:「我想留在學校,不想回家。」老師問明原因後,先把這學生留在導師室。昱昕在辦公室角落坐著,不時地露出不安的神情,表示她很擔心也很害怕,擔心的是媽媽今天不會到學校接她回家,害怕的是可能再也看不到媽媽了。
就在老師一直聯絡不到家長的同時,來了一位林小姐到學校要接昱昕回家,許老師跟學生確認這位是她母親的友人,而且經常在媽媽沒空的時候都是由她接送昱昕回家,老師才放心地讓她坐上車子離開學校。然而昱昕從此就再沒回到家,也不會再到學校了。
許老師回過神來翻看著手中的這封信……
許老師您是我見過最好的老師,我真的好喜歡您哦!我也很喜歡我們這一班的同學,這半年是我轉學來這裡最快樂的時光。
我不知道大人的世界裡,為什麼有那麼多不快樂的事,媽媽和爸爸原本是相愛的,但現在他們卻經常吵架,形同陌路,也不願同住在一起。爸爸很愛我,我是他期盼很久的孩子,但現在他更愛阿姨生的弟弟,已經很少回到我們這個家了。
最近媽媽的情緒很不穩定,偶而一個人坐著發呆,也不跟朋友去健身房運動了,還會自言自語說著:「我是無辜的,我是被陷害的,不要告我,我不會簽字離婚的……。」
我真的很擔心媽媽會被警察帶走,但在這時候媽媽就會表現得很堅強,告訴我:「沒事,不用怕。」她還說等放寒假的時候要帶我去日本玩幾天,一起出去散散心。
老師您知道嗎?夏令營的師父教我們唱的《心經》和〈悉發菩提心〉,我已經都背起來了。我要天天唱,唱完就回向給媽媽,希望媽媽能夠幸福快樂,不要再這麼痛苦了。我也希望所有的人都幸福快樂,包括爸爸、阿姨和弟弟。
下星期的美術課,我要畫一幅甜蜜的家庭,屋子裡有爸爸、媽媽和我,還有我的小布丁狗,像住在天堂一樣的幸福快樂。
簡單的告別式結束後,昱昕媽媽的朋友主動找許老師聊聊。原來,昱昕的爸爸有了外遇之後,終於如願得到他期盼已久的兒子。父母親多年來的感情恩怨糾葛,彼此都覺得痛苦,但這小孩很懂事、很善良,卻無辜又無助的令人心疼。沒想到她這一次真的實踐對媽媽不離不棄的承諾,跟著媽媽一起走了。那一天從學校回家的昱昕,原本可能回到家的時候要面對母親輕生的噩耗,沒想到她放學回家途中在高速公路上出了車禍,送醫後不治,跟著媽媽走了。
這位友人說昱昕媽媽最後留在屋裡的書信,寫著她對身邊所有人的歉意和感恩,她本來想帶著昱昕一起走,但又不忍心讓小孩面對未知的死亡痛苦,所以選擇自己面對。而昱昕留在書桌上寫給許老師的信,是她對幸福人生的殷殷期盼,但這一切就在她短短十一年的生命結束時劃下了句點。
一天夜裡,許老師被一道耀眼的光芒驚醒,看見一個穿著彩虹霓裳的小仙女,原來是昱昕來跟他道別,說自己現在很好,但因為媽媽做錯事,需要時間幫助她好好虔誠懺悔,找回清淨自心,好讓媽媽早日解脫,不再受人間業力輪迴的苦果。當她話一說完,眼前的景象瞬間消失,餘留窗外透進來的一絲月光。
許老師循著月光望見夜空中那一輪明月,心中想起《華嚴經》一首偈頌:「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眾生心垢淨,菩提月現前。」此時,一個天真善良的女孩笑容映在半空的圓盤,彷彿祝福這世間的有情人,都能成為幸福快樂的菩提眷屬。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