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難忘】無盡的思念

15

文/吳芳枝
整理照片時,一本褪色的相簿裡有父母親的照片,雖已泛黃,他們的影像常在夢中、在記憶裡浮現,是心中擦拭不去的思念。
父親對兒女無微不至的關愛不少於母親,不管工作或讀書,只要離開家,父親經常寫信給我們,從小到大,始終如一,是我成長時期最美好的記憶。記得負笈他鄉那天,父親幫我搬行李到火車站,火車緩緩開動,我向父親揮手,卻見父親轉身不停拭淚。朋友稱父親是鐵漢柔情,因工作的關係,個性嚴肅而剛正,剛強的性格裡隱藏著一顆柔軟感性的心。
那年代沒有電話,我常寫信回家,內容都是報平安或課業情形。母親說父親看信時,一封信看好幾遍,父親給我的信,更是字字鼓勵和叮嚀,牽掛著出遠門的孩子,是綿長而細密的愛啊。結婚前夕父親寫信給我,殷切的叮嚀,寫滿他的祝福。披上白紗出嫁那天,父親不捨的淚水,依舊清晰如昨。
家中經濟不好,但父親卻捨得花錢請攝影師來家裡拍照,我最珍惜這張父親穿著警察制服的闔家照,身高一百七十八公分顯得英挺帥氣。父親手寫的家訓──抱道懷真,一直是我們遵行的準則,像一盞明燈指引前行。
父親從年輕就鑽研中藥,退休之前考取中醫執照。有一回,父親在電話中聽到我咳嗽,焦急的聽聞病情,立即替我抓藥、煎藥。當天下午,父親騎著機車,用保溫瓶裝著藥湯拿到住處給我。那天正好寒流來襲,氣溫驟降,看父親雙手凍得僵硬,眼淚怎麼也停不下來,想到父親永無止息的愛,始終忘不了那個場景。
父親離世多年,對父親的思念,從來不曾停止,感覺他只是離家去旅行,親情烙印在血液裡,點滴都是最珍貴的記憶,是留在心中永恆的思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