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海潛將 水中搜救拆炸彈

15

【本報高雄訊】每當國軍對海實彈射擊後,總有群水下戰士在海中處理未爆彈;空難發生後,肩負打撈遺體作業,協助完成罹難者「返家的最後一哩路」,也是這群有「怒海潛將」美名的水下作業大隊。
水下作業大隊隸屬海軍艦隊指揮部,鮮少在媒體鏡頭前曝光,但對國軍來說重要不可言喻,也無法取代。
除了定期進行艦船的水下裝備檢查,上月八二三南台灣水患、民國九十年納莉颱風造成北捷淹水、一○四年復興航空空難、國軍例行實彈射擊後的未爆彈處置,水下作業大隊無役不與,滿滿的工作紀錄與來自各界的感謝狀,井然有序陳列隊史館中,細數戰功彪炳的過往。
「基隆河的水是混濁的,隊員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河水中,僅能用摸的、憑觸感尋找遺體。」水下作業大隊長楊文堅上校談起復興航空空難搜救過程說,隊員深入水下尋找生還者或遺體,難免心理壓力超大,但如何克服是平日訓練項目之一。
楊文堅說,他常告訴隊員,要抱持做善事心態搜索罹難者,不要有恐懼,「因為你們是罹難者返家的最後一哩路」,而讓他感動的是,即便冒低溫執勤,收隊後沒有人向他喊累、抱怨。
除了打撈遺體,水下作業大隊最危險的任務,莫過於拆解實彈射擊演訓後在水下、灘頭的未爆彈。「引爆未爆彈是水下作業大隊最危險的任務」,楊文堅說,爆破相當危險,執勤前都會進行任務風險評估,也會在每季執行專精訓練。
水下作業大隊水中執行任務,除了靠專業能力,團隊合作更是重要;由於隊員水肺潛水無法對話溝通,只能藉由「同伴繩」傳遞訊號,甚至求救都靠它。
「大家注意!潛水員上頭盔!」深海組長陳志信指出,潛水作業裝備也馬虎不得。水下作業大隊潛水員全套的裝備,包含頭盔、防寒衣、氣瓶等標準配備,總重約三十五公斤,由於重量重、穿戴必須特別小心。
同伴繩如摩斯密碼
傳訊求救都靠它
教官指出,潛水大略分為攜帶氧氣瓶的「水肺潛水」與「水面供氣潛水」。若用於船舶救援、打撈等長時間、深度較深的作業時,就會將氣源與岸上連結,讓隊員作業時有源源不絕的氧氣可使用。
水肺潛水因潛水員必須背負氣瓶下水,為確保安全,仿效美軍的「潛伴制」兩人一組,隊員彼此間會有一條「同伴繩」,各種拉法代表傳遞不同訊號。深海岸勤作業組副組長楊昀叡解釋,「不同頻率的抽拉,就像摩斯密碼一樣」,代表著不同的訊號,以便同伴可以立即處置不同的狀況。
水下作業大隊任務完成上岸前,為避免因急劇上升、身體來不及適應壓力的變化罹患「潛水夫病(減壓病)」,水下作業大隊隊員都會先在水中各個不同的深度做「各站停留」,循序漸進上升。

頭盔重達十五公斤,為了確保隊員頸椎不會受傷,上岸時必須由二名助手攙扶頭盔。圖/中央社
頭盔重達十五公斤,為了確保隊員頸椎不會受傷,上岸時必須由二名助手攙扶頭盔。圖/中央社
水下隊員只要專注水下工作,其餘通話、氣源等操控,都由岸上人員統一掌握。圖/中央社
水下隊員只要專注水下工作,其餘通話、氣源等操控,都由岸上人員統一掌握。圖/中央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