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齋夜話】李總集百悟人生哲理

10

文/邱傑
許多年前有人在桃園玩燈謎遊戲,「唐太宗召開宗親會,猜桃園一名人」,謎底竟是「李總集」,很多人一猜就中,印證了李總集果真是桃園一名人。
李總集幼年家貧,在林口營區外叫賣「枝仔冰」賺學費,讀初中時天天從林口沿著虎頭山的山脊小徑奔跑到桃園市區成功路的省立桃園農業學校就讀,放學再奔跑回家,整整跑了六年山路,養成了不怕苦也無畏晴雨寒暑的意志力,更練得一身矯健體魄,所謂「吃苦就是吃補」,果真哲理。
年輕時期,李總集代表桃園龜山選區競選縣議員,一任稱職代議士,又轉戰龜山鄉長,以魄力與清廉贏得美名,卻因學歷稍遜於另一政壇老友而在角逐國民黨提名桃園縣長候選人時慘遭落榜。失去競選機會後,李總集選擇沉潛並努力進修,未幾獲拔擢進入桃園農田水利會出任總幹事,多年之後會長簡欣哲先生屆齡退隱,李順利升任,從桃園農田水利會長一直幹到全國水利會總會長,後任滿退休。
李總集無論在朝在野,一向強調對內自我要求大公無私,對外務必講究政通人和,外圓而內方令人敬重有加。他曾在退休之後舉辦家宴,賀客席開三百餘桌,完全拒收賀儀禮金,讓人對他人脈之廣、交友之眾刮目相看。
「我賭博從來未曾輸過,喝酒也從來不曾醉過……」,有時他會高舉酒杯,如此豪語,原來他自有不同理論,喝酒自知節制當然就不會醉倒;上了牌桌,當做去打高爾夫,設定一夜要付出多少消費額來痛快與友相聚,達到消費額度便開心下桌。偶而小贏一筆,算是意外收獲,這樣的心態自然百賭不輸。
李總集的夫人陳勢津也和老公一樣,擁有樂觀通達的心態,閒來最喜歡在她的農場養雞種菜,育成的雞和收獲的菜四處分送好友,廣結善緣,成了李總集人生最佳伴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