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名入聯合國 絕無可能

33

日前,一位英國老兵,曾於二次世界大戰時,在一九四二年中國戰區的仁安羌戰役中,獲國軍解救,這位退役上尉費茲派翠克,以九十九歲高齡辭世。他生前表示希望能以中華民國國旗「覆棺」,我國防部於他二十日出殯時,派四名軍官擔任覆旗官,完成他的遺願。
費茲派翠克為感念國軍救命之恩,還曾特別記下二戰戰史中,滇緬戰役的經過,著成「中國遠征軍在緬甸解救英軍-仁安羌之役(Chinese save Brits-In Burma:Battle of Yenangyaung)」一書,更以鐫有中華民國國徽及國防部部徽的建國百年紀念盤,作為該書封面。這是一個懂得歷史、尊重歷史,令人感佩的故事。
可是與此同時,民進黨政府的外交部長吳釗燮,卻是要毀棄這段歷史;在國外投書籲求各國支持「這個國家」,用另外一個名稱加入聯合國。
吳部長於十六日在奧利地的媒體投書表示,「聯合國一九七一年通過的二七五八號決議案,既沒有解決台灣在聯合國代表權的問題,也沒有處理台灣與中國的關係,像聯合國這樣為全人類成立的機構單方面定義台灣地位是錯誤的」。看來吳部長是不太了解「這個國家」的外交史了。
當年的二七五八決議案,案由大致是指「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在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二者,誰能在聯合國中代表中國。所以,在聯合國所有的文件中,對此事的描述,都是叫作「中國代表權之爭」。
事實上,吳部長是不懂得在聯合國的政治版圖中,在相關議題上,只有「中國」與「誰來代表中國」,沒有台灣的問題,也不需要解決台灣的議題;因為台灣已經在這個政治框架中處理了;而且是由聯合國的最高權力機構──聯合國大會處理的;這個事實,我們可以不喜歡,但不能不知道。
吳部長的文章中,絕口不提中華民國,通篇只講台灣應加入聯合國和「台灣與中國的關係」,把台灣置於「中國」而非「大陸」的對立面,莫非是想如同陳水扁時代一樣,以違反中華民國憲法的方式,衝撞台海現狀,以台灣的名義、新國家的身分加入聯合國?
在陳水扁時代,台灣曾經在聯合國中,創下一個非常另類的「台灣之光」;在二○○○年,陳水扁政府的「台灣入聯案」,在聯合國中,遭到安理會的五個常任理事國,同時表態否決支持。此案是創下聯合國有史以來,唯一一個五強全部做負面表態的案例。
民進黨政府如果想要讓「這個國家」,在聯合國中以新國家的身分入會,按聯合國的規章,必須要有五強「至少否決」,這一點迄今未變。
至於在奧地利媒體買版面刊登這種文章,吳部長其實就大可不必,也不要再浪費公帑了。
孫揚明(台北市/前資深外交記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