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中華民國視角產生的宏觀視野

6

文/陳復(國立宜蘭大學博雅學部副教授)
如果不承認中華民國目前的領土與治權涵蓋台澎金馬與南海諸島,只從台灣本島來思考問題,則常會得出超越現實的各種看法。當我們只從台灣本島來出發思考問題,我們就會誤認「台灣即是我們的全部」,首先,我們接著就應該認真回答該視角產生的難題:那金門(包括本屬於福建省莆田縣的烏坵鄉)、馬祖(包括本屬福建省長樂縣或羅源縣的東引鄉)與南海諸島(目前主要指東沙島、太平島與中洲島)是否應該棄守?如果中華民國沒有一吋目前的領土與治權應該被棄守,並且金門與馬祖這些島嶼尚有大約十五萬人口數,則我們思考任何政治、經濟、社會、教育與文化的議題,都應該從這些完整涵蓋的領土與治權出發來討論問題,才不會產生概念的偏差與誤會。
否則,當我們只將「中華民國」的概念等同於台灣,那不住在台灣本島的中華民國人民該如何自處?譬如說,如果討論歷史課綱議題,只覺得學生應該認識台灣史,不需要認識中華民國的發展史,接著再認識東亞史與世界史即可,那生活在中華民國福建省的中學生與小學生該如何面對自己的鄉土認同呢?當我們覺得認識台灣實屬理所當然的同時,有沒有思考過對於生活在中華民國的領土內,尚有很多人民生活的鄉土並不在台灣本島,其視角產生的視野並不見得就只是從台灣本島出發來討論問題,甚至包括住在澎湖群島、琉球嶼、綠島與蘭嶼的人,都不見得是從台灣本島的視角來探索自己生活的鄉土?果真如此,只從台灣本島來認識中華民國,這就變成本島霸權思惟對於國民的不正常宰制。
這就反映出當我們只將鄉土認同等同於國家認同產生的困境。中華民國目前的領土與治權內,其實有著多元的鄉土認同,這些現象背後本來擁有極其豐富的內涵,卻被台灣本島的鄉土認同給完全壟斷,使得不只中華民國福建省的鄉土認同被壓抑,台灣本島外其他相關離島的鄉土認同也被壓抑,甚至使得台灣本島內本來有著多元的鄉土認同(包括五大族群的鄉土認同)都跟著被壓抑,包括只要不屬於狹隘的台灣鄉土認同,譬如外省人或新住民,都無法在學校教育裡認識自己族群的歷史與文化,如果我們對於宗教歧視與性別歧視有著高度敏感,卻對於族群歧視視作理所當然,只允許中華民國的國民接受單一地域的鄉土認同,這會使得我們國民對於自己國家擁有的領土與治權,越發感到陌生與茫然。
因此,筆者呼籲我們應該正本清源,釐清中華民國目前的領土與治權,從中華民國的視角來思考中華民國範圍內的事情,而不是只從台灣本島的視角來思考中華民國範圍內的事情,如此我們對於政治、經濟、社會、教育與文化當能獲得更宏觀的認識。當我們採取中華民國的視角來思考問題,難道會對於台灣本島的永續發展產生任何危害嗎?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並且,這將能幫我們恢復中華民國社會內涵豐富且多元的鄉土認同,這本來存在於中華民國當前領土與治權內的事實,不應該再被壓抑與扭曲,當我們的國民不再需要面對族群歧視與其產生的恐懼,大家都能坦然面對自己的鄉土認同,學生都能認識屬於自己族群與其他族群的歷史與文化,我們才能真正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