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兩岸應務實合作共打犯罪

17

社論
二○○九年兩岸兩會簽訂「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後,雙方檢警調、公檢法在打擊電信詐騙、毒品、暴力犯罪等刑案方面,曾通力合作,為兩岸治安做了很多好事。可惜一中的因素,始終是深化雙邊合作共打犯罪的羈絆;尤其犯罪團夥在國際間移動作案時,兩岸警方的共打作為,常因單邊政治壓力而難發揮功能。
民進黨執政這兩年餘,因不接受「認同一中」的前提,兩岸共打實已停擺,僅能視個案情節進行低端互動。日前,台灣警政署在圓山飯店舉辦「二○一八國際警察合作論壇─打擊跨境電信詐欺研討會」,邀請國際警察首長協會(IACP)會長等三十八個國家、一百二十七名外賓與會,連台灣詐團曾落腳的西班牙、波蘭等歐洲國家都有代表;主辦方卻未邀大陸、港、澳的警察來談打擊電信詐欺,如何working together for a safer world(研討會的主標:為更安全的世界攜手合作)。
無獨有偶,台灣海關用X光機、緝毒犬等,連續查獲兩岸毒梟在進口大型機具和大理石板中夾藏K他命,數量達三百至七百公斤,如上市銷售,危害非淺。兩岸警、調雖分頭逮捕了數名嫌犯,但台灣方面欲擴大查明毒品通路時遇到障礙,向對岸索閱嫌犯筆錄與相關情資的傳訊,均已讀不回。台灣辦案人員研判,雙方警調、公安查案當然不希望有漏網之魚,應是政治力已介入,兩邊的辦案單位莫可奈何。
台灣電信詐騙集團的軟硬功夫驚人,能向國際輸出詐騙know-how(專門技能);也能勾結日本黑道,在台中設機房騙日本人;還能用泰語代訓泰國歹徒騙泰國人。唯台灣詐團近年來最大宗行騙對象仍是大陸人,甚至從台灣機房打電話到美國的旅館、民宿,詐騙短期遊美的華人,兩岸同胞都曾受害。
兩岸不能共打詐團,給已融為一夥的兩岸騙子背城借一的突圍機會。前法務部長邱太三曾指出,偵辦電信詐騙案,檢審起訴判刑都要有證據,兩岸不能「共打」,大陸如不提供受害方的人證、物證,本來可以重判的案子,可能變成詐欺未遂。尤其詐團首謀都躲在幕後,陸籍從犯如不揭發指認,台籍首謀逍遙法外。兩岸檢警公安抓的幾乎都是車手、機房話務等下線從犯,詐團可以再招幕新手替補;如此斬草不能除根,電信騙案自然生生不息。
毒品案的產製、流布生態同樣也國際化,四級毒品中,一級毒品出自泰國,其餘三級都與台、港、大陸關連。早年台灣向大陸輸出製毒技術與資金,如今陸、港回銷安非他命等合成毒品,已攻占七成台灣毒品市場。兩岸不能共打,台灣調查員無法到緬甸追查台灣毒梟的藏身處;當毒犯團夥已融合為一,兩岸檢警調、公安卻只能各為己謀,註定不會高效,吃虧的是兩岸甚至世界各地的華人。
台灣舉辦打擊跨境電信詐欺研討會,排除陸、港、澳參與,應是考慮國際會議場合可能有名稱、旗歌等困擾。也是在未能參與國際刑警組織會議制約下,想發展多邊關係,多交朋友,以備不時之需。只是這些努力都不及恢復兩岸共打重要,台灣方面固應鍥而不捨,爭取陸方回應民心之所嚮;陸方也宜務實考量兩岸人民渴求治安、痛恨詐騙之迫切心情,藉「兩岸共打」辦好事,必更有利於民心趨近一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