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行旅】很中式的郊野奇遇

23

文/李燕瓊
德國也過農曆七月嗎?
這是農曆七月的某天下午,我們在德國黑森林區小村鎮的郊野奇遇。
烏鴉在國外很常見,尤其我住的小鎮,群山、森林環抱,烏鴉常常成群高飛藍天鴉鴉叫,我曾跟先生提起烏鴉在華人心中是不吉利的,他覺得還好。
秋日朗朗,涼風輕吹,我們沿著溪畔小徑慢走散步,只見一隻烏鴉來回低空掠過我們頭上,而且叫聲急切,然後停在溪旁樹枝上,直盯著我們身後看;我們停下來,也回頭看,只見二位年輕人騎著單車飛速而過,然後一位年約五十歲左右的婦女靠近我們問路,說要去某小湖看青蛙。
先生已經被我同化到很台灣人的熱心幾近雞婆了,雖然我們覺得那小湖沒什麼可看,而且有點遠,先生還是很仔細告訴婦女:往回走,過橋然後左轉過馬路、直走再右轉約十分鐘……她「謝過」先生,我們繼續往前走。
我們怕婦女迷路,先生提議:我們繞路回家順便帶她去小湖(有沒有像熱情的台灣人啊)。馬上轉身,不過一分鐘而已,空曠的郊野除了我們再沒有其他人,因為只有這條溪旁小路,即便不走這條路,放眼無任何藏身之處可以隱藏起來。
沒人,沒人!我們覺得太不可思議。
一路走回家,根本沒再見到那婦女身影;先生感覺那婦女的穿著,起碼是約三十年前的傳統長裙裝扮,揹著一個很不合時宜的舊布包,反正,就不是很現代。而且以先生對人的敏感度直覺,她絕對不是我市附近方圓幾百里的人,還有她的口音和說的「謝謝」,是很傳統的地方方言,那感覺就很不一般。
先生突然想到問我:那隻烏鴉來回飛過我們頭上,是要告訴我們什麼嗎?
我也不知道,或許只是巧合吧!她只是問路,應該可以感受到我們的熱心指引。良善的人是可以坦然面對一切的,因為在已知或未知的宇宙裡,我們知道自我的渺小而不會自大自傲,而有一天,我們也是會回到未知的宇宙。
所以,她是誰?已經找到那小湖,也看到青蛙了嗎?
或許她只是迷路了。希望她迷途的靈魂,去了她要去的地方,也已經回到家了。
後記:事後和朋友聊起來,朋友說這是所謂的virtual reality(虛擬現實),遠距定位,也就是祂們可能可以遠距放出分身。我還在琢磨此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