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閣樓上的光

13

文/陳育萱
我投出的光是一格一格的
因為我太希望把發熱的能耐
被窗口一框一框收納
再同時於最黑的夜裡點燈
因為我是調皮的日光
停留在黑的邊界時
只夠吃掉一支霜淇淋
某天當我縮起雙腳打算回家時
有一種驚喜從樹叢搖曳的影子中
微微暈開
樹屋上的閣樓從肚子深處
開始吞吃與反芻統領這片大地的黑
它擁有與我相仿的
穩定而美好的光
吸引松鼠在枝椏間舞蹈
麻雀享用著燭光晚餐
閣樓裡靜悄無聲
只有光在包容光存在的地方
漫舞
多美好啊,我想
在這廣袤而神秘的未知裡
有光
在屬於它的黑暗裡揮灑
給每位迷途的旅人
給黯然消逝的星星
給失去船隻的燈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