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眼看人生】認真,但不當真

27

文/歸靜
很多時候,你們都太認真了,都把事情看得太嚴重了。徐老師就是一位很認真又敬業的國中老師,錚錚不屈。最近,落選優良教師,駝著無精打采的背影,怨憎一切的不公,失去以往的熱情,更不知道自己除了教書還能做什麼,她跟貓奴的話題,總是以「人生很沒有意思」做為結尾。
她的愁眉苦臉,似烏雲遮住了酷夏的陽光,怨語則如「轟轟轟」的雷聲,分貝大,卻不見雨,只是繼續陰悶不堪,應證了「乾打雷不下雨是沒有什麼作用的」。就算貓奴指著依隨掃地機器人形狀圈成一個圓的可愛睡姿的我,可喜歡貓的她也無動於衷。
你們就是太認真了啊,糊裡糊塗的生命和生活,是不能承受之痛;而你們不能理解之謎,在於世間是變化多端的,眼前看似挫折的失意,也許背後正醞釀著浪漫的詩意;你自覺最詩意的成就也許正將你推向另一段艱難,誰知道呢?正所謂「說什麼脂正濃,粉正香,如何兩鬢又成霜?」一切都是來去之間的暫時現象,儘管兩鬢成霜,但,曾經也,脂濃粉香啊!
肉做的人身啊,瞧瞧我們「水」做的貓生,儼然瑜珈大師扭成任何姿態都好睡,一方面我們腹膜內的臟器得以自由移動,一方面天賦異稟,擁有彎曲自如的脊椎關節,只要我們願意,超級軟骨功,宛如流水穿過任何隙縫,融入任何器皿,舒服且自在──就算有些動作,做不來,或做了摔跤,我們也從不當真,笑笑即過,白居易都說了:「隨富隨貧且歡樂,不開口笑是痴人」,灑脫一點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