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子愷.護生畫集】 籃中魚蛤

3

文/林少雯
我哀籃中蛤,閉口護殘汁;又哀網中魚,開口吐微溼。
刳腸彼交病,過分我何得;相逢未寒溫,相勸此最急,
不見盧懷慎,蒸壺似蒸鴨;坐客皆忍笑,髡然發其冪。
不見王武子,每食刀几赤;琉璃載蒸豚,中有人乳白。
盧公信寒陋,衰發得滿幘;武子雖豪華,未死神已泣。
先生萬金璧,護此一蟻缺;一年如一夢,百歲真過客。
君無廢此篇,嚴詩編杜集。  ──宋.蘇東坡詩,虞愚書
圖,畫的是一籃裝得滿滿的魚蛤。光用看,似乎有一種豐富和豐收的感覺;但那是用眼看,若用心去看呢?
蘇東坡寫這首詩時,就是用心去看、去感受。他領略到魚和蛤似乎在向他求救,蘇東坡看到的是:籃中的蛤,將硬殼緊緊閉合著,為的是護著殼內的殘汁,以苟延殘喘;魚張著嘴,藉著吐出微細的一點殘水,來滋養著只剩一絲絲的生命。
不消多久,魚和蛤就要被人提進廚房去開腸破肚,做烹調料理。
東坡居士看到即將發生的殺戮,雖然是客人,而且才到來一會兒時間,都還沒向其他客人寒暄,就已經迫不及待地奉勸主人說,您準備了許多山珍海味,夠大家享用了,這兩道魚和蛤就不必烹煮了,還是少殺生的好。
你們想想那唐朝宰相盧懷慎,位高權重,卻清廉儉樸,吃得再簡單不過。在座的客人聽了,都不以為然的笑了起來。
東坡只好為大家揭開為何要護生戒殺的道理,他說了王武子的故事。王武子這個人每用餐都要讓刀几見血,也愛用琉璃製的鍋蒸豬肉,而且經常吃乳豬;另有一位姓盧的人,他的日子過得清寒,卻能安貧樂道,吃得簡單又茹素,現在年紀很大了,頭髮白了,但滿頭髮絲還能用頭巾束髮,可見他的身體很健康,必定長壽。
看看那位天天膏粱厚味殺生無數的王武子,雖然還沒死,已經引來許多鬼神在身邊嚎哭了。今天請客的主人是富豪之家,買這小小一籃魚和蛤,所花費的金錢對您來說簡直像像螞蟻一般的微不足道。您還是聽我的勸,將牠們放生吧!這是對生命的尊重,您想想,人生才短短幾十年,每一年都是一轉眼就過了,好像作夢一樣啊!就算能活到一百歲,這算長壽了,也依然是時間長河中的過客啊!魚和蛤跟我們一樣也是眾生,也是過客!讓牠們能活到自然的天年吧,何苦讓牠們提早結束生命呢!我今天如此勸說,請您不要輕易忘了,也請您把這一番話記下來,常記在心。
蘇東坡勸人護生戒殺,而且義正嚴詞,真是直截了當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