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伸閱讀】星雲大師與香港佛教

13

1963年,我有機會代表中國佛教會訪問香港,除了想要了解這裡的佛教概況,尤其急於到東蓮覺苑和鹿野苑去看看,因為這裡是當初師祖、得戒和尚他們弘法的道場。
我在香港訪問七天,最是感謝覺光法師給予我的接待,他是香港佛教聯合會會長,承他好意安排,我掛單在他的正覺蓮社,雖然因為行程很緊,我們不能多所深談,但他的殷殷厚意,令我感動不已。
七天的行程裡,我們分別訪問了醫院、學校、老人院、圖書館等,我覺得香港佛教的社會事業做得非常成功,不禁想到,中國佛教如果也能照這樣發展,不是很有前途,很為社會尊重嗎?
說到香港佛教,我把他分成幾個時期,第一就是最早由廣東來了一些香花和尚,他們只從事經懺佛事的時期;第二就是江蘇長老若舜老和尚、靄亭法師、明暢和尚他們在香港弘法時期;第三個時期就是國共戰爭,大陸僧侶齊來香港的群僧聚會時期了。
國共戰爭後到香港的法師,如太滄(金山寺方丈)、證蓮(常州天寧寺的退居老和尚)、印順(佛教的論師、學者)等。其他還有年輕一代的,如演培、海仁、仁俊、月基、佛聲等,他們也在急急忙忙的找尋各自的出路,所以這下子香港的佛教可就熱鬧無比了。
不過經過了一段時日的發展,到了後來江蘇佛教因為僧信等沒有把自身的崗位站好而流入世俗,所以香港佛教一下子就由江蘇僧人領導而到東北大德來此坐鎮了。
當時在香港享有很高名氣聲望的「東北三老」,即:倓虛、樂果、筏可,他們的弟子如覺光、洗塵、永惺、大光、聖懷、宏量、應成、融靈等,也都紛紛到香港弘法,所以香港佛教一下子就改由東北大德來主持了。
東北的佛教其時雖然在香港掌握了主流的弘法地位,但事實上香港佛教還是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如信徒的服務,如文化的推動,如經教的宣揚等。
尤其當時嚴寬祜居士成立了「香港佛經流通處」,他先後刊印了一百多種的佛經,流通量超過一百萬冊以上;甚至為了佛經的流傳,他把部分佛經寄放在美國沈家禎博士任教的哥倫比亞大學宗教系圖書館,以及莊嚴寺的圖書館裡。後來他自己也到美國興建玉佛寺,成立德州佛教會,開辦菩提學院中文學校等。
節錄自《百年佛緣》9-道場篇1,〈我與香港佛教的法緣〉
香海正覺蓮社創立於1945年,是香港一所佛教慈善機構。前社長為香港佛教聯合會已故會長覺光法師,長江實業主席李嘉誠擔任名譽顧問。
香海正覺蓮社的宗旨為「弘法利生」,營辦多所安老院、護理安老院、護養院、耆英康樂中心、中小學校、特殊教育學校、幼稚園,亦設有慈善基金會及青少年團等,以上部分項目得到香港政府資助經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