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我的歌】蝴蝶.櫻花.蘇絲黃

22

廿世紀之初,日本發展為世界的帝國強權,使得西方國家對這個有武士道、浮世繪、穿和服、睡在榻榻米上的民族更加好奇。
一九○○年左右,義大利音樂家普契尼(Giacomo Puccini)改編美國作家約翰.路德.朗的短篇小說,推出了一齣歌劇名為《蝴蝶夫人》,便是描述美國軍官與日本藝妓的愛情故事。女主角名叫「蝴蝶」,她最後因戀人的背叛而自盡身亡,悲劇落幕。其中蝴蝶以柔情兼悲憤情緒唱出的一首歌〈美好的一日〉,至今仍是女高音的經典。
本劇走紅之後,一連串衍生作品陸續問世。單是美國把《蝴蝶夫人》改拍成電影就有好幾部,其中有一部是默片;另有一部默片是德國人拍的,可知其影響力如何深遠。
這還不算,一九五七年一部英語發音的電影轟動一時,那就是《櫻花戀》,描述美國空軍少校調駐日本長崎時,與某藝妓歌舞團的首席舞者花叢相戀的故事。本片充滿濃濃的東洋情調,男女主角分別是馬龍.白蘭度與高美似子,誰說不是《蝴蝶夫人》的翻版?
《櫻花戀》的片名是日語「沙喲那那」(Sayonara,「再見」意),其主題曲大大轟動,歌詞這樣說:「Sayonara,Japanese goodbye!Whisper Sayonara,but you mustn’t cry.No more we stop to see,pretty cherry blossoms.No more we near the tree,looking at the sky.Sayonara!Sayonara!Goodbye!」
這首歌曲調簡單優美、容易上口,再加上英文歌詞淺顯易懂,很快地在世界各地流行;台灣也不例外,有一年黃鶯鶯還灌唱過。還有,甚受年輕人喜愛的蘇打綠樂團,由吳青峰創作的一首〈蟬想〉,其中一段歌詞說:「夏蟬猛把天地叫窄,容不下過去未來。蝴蝶夫人白費等待,換來斷氣的絢爛。點破容易看透難,都一身糾纏。」把蟬鳴與蝴蝶夫人聯結在一起,也真出乎人意料。
這樣的西方男子、亞洲女子相戀的故事,一直帶給編劇者靈感,一九八九年另一齣音樂劇誕生,在英國、美國的劇院票房皆獲勝,這就是以《蝴蝶夫人》為雛型的《西貢小姐》,主人翁變成美軍士兵和越南吧女(即妓女)的戀情。
說到這裡,要問問資深影迷,您是否記得一部英語發音的《蘇絲黃的世界》?背景是香港,男女主角分別是美國演員威廉.荷頓、華裔的關家蒨(關南施)。這是美國畫家與香港吧女相戀的故事,讓中英混血的關家蒨一炮而紅,相繼演出了好幾部英語片。片中的主題曲〈叮噹歌〉(Ding Dong Song)是把香港歌手董佩佩的〈第二春〉買下版權,另填英文歌詞而成,原來的中文歌詞如下:「明明是冷冷清清的長夜,為什麼還有叮叮噹噹的聲音?聽不出是遠還是近,分不出是夢還是真,好像是一串鈴,打亂了我的心……」這樣的異國戀情,從歌劇、舞台劇、音樂劇到電影一直屢見不鮮。
不過,我們要質疑的是,第一,為何都是西方男子、亞洲女子的相戀,而不是反過來?第二,這些亞洲女子的出身均不佳,多半是舞女、吧女、妓女,這是為何?
筆者以為,自從十七至廿一世紀以來西方強權的擴張與入侵,亞洲國家多半成為殂上肉。例如英國占領印度與香港,法國占領越南、柬埔寨,荷蘭占領台灣,德國占領山東的青島,西班牙、美國占領菲律賓等,愈發使得亞洲在西方人眼中是貧窮落後、文明未開的象徵。因此,西方男子趁著出差、調防之便,來到陌生國度,帶著新鮮、獵奇心態愛上亞洲女子(她們還要會說外國語哩)也是自然之事。最後,男主角把這女子始亂終棄),應說是潛意識的優越感、貶抑亞洲女性、殖民主義的心態作祟吧。
如果,反過來說西方女子愛上亞洲男子又是如何呢?哦,不,可能性很低。在傳統「男追女」的世界裏,亞洲男子去追西方女性?沒那個膽吧。那麼西方女子去追亞洲男子呢?又太前衛了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