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現代詮釋──禪定

4601

文/星雲大師

禪的真義是活活潑潑的,所謂搬柴運水是禪,喝茶吃飯是禪,行住坐臥是禪,語默動靜、揚眉瞬目都是禪。禪是一種應對人間萬事的瀟灑自在,面對逆境考驗所展現的幽默風趣。

禪是活潑的呢?還是呆板的呢?是活潑的,不是呆板的。一般人以為坐禪要眼觀鼻,鼻觀心,所謂「老僧入定」,如如不動,否則不容易入定。實際上,打坐只是過程和方法,幫助我們心生定慧,禪的真義是活活潑潑的,所謂搬柴運水是禪,喝茶吃飯是禪,行住坐臥是禪,語默動靜、揚眉瞬目都是禪。禪是一種應對人間萬事的瀟灑自在,面對逆境考驗所展現的幽默風趣。

禪是一種應對人間萬事的瀟灑自在, 面對逆境考驗所展現的幽默風趣。 圖/游智光(Jack Yu)繪

趙州禪師跟徒弟文偃禪師有一天在論道,信徒拿了一塊燒餅來供養,趙州禪師說:「一塊燒餅,我們哪一個人吃呢?」徒弟說:「師父當然是您吃。」「不公平,這樣吧,我們來打賭,對輸不對贏,輸的人吃。」「師父,怎麼打賭呢?」「把自己比得最髒、最臭就贏了。」「請師父先說。」

趙州禪師說:「我是一頭驢子。」文偃禪師一聽,師父把自己比喻成畜生,又是驢子,那我怎麼比呢?想一想,說:「我是驢子的屁股。」「我是屁股裡的大便。」徒弟很快又說,「我是大便裡的蛆蟲。」趙州禪師心想,這再比要比什麼呢?他就問徒弟:「你這隻蛆蟲在大便裡幹什麼?」「在大便裡乘涼啊。」

我覺得,「在大便裡乘涼」這句話就是禪。現代人住在高樓大廈,有沙發、有冷氣空調,也沒有覺得舒服,但禪師在大便裡面乘涼,多舒服、自在啊。

圖/資料照片

有人問,「禪師你怎麼修行?」「我每天吃飯、睡覺。」「我也每天吃飯、睡覺,那我也在修行囉。」「你吃飯、睡覺跟我不一樣,我每一樣菜都很好吃,我一躺到床上就睡著,吃得很好,睡的很甜蜜;而你挑肥揀瘦,不合口味,睡時翻來覆去,睡不著,哪裡是修行?」

禪並不是佛教,或是某一個人的專屬。禪是誰?是我們每一個人自己心內的寶藏。參禪主要的是把禪心活用起來,生活中,如果可以活用禪心,那麼,我們處事便有靈巧、智慧。禪的妙用,就如同菜裡加了一撮鹽,味道更加可口;如客廳裡掛了一幅畫,能美化環境;如綻放的一朵花,為平淡的生活增添色彩。你要能找到自己的禪心,你的生活、動作、說話就不一樣了。

禪是悟的,不是學的;也不是從知識上去理解的,必須從生活中去修行、體驗。

圖/資料照片

一個人有禪定的修養、功夫,他的心會很寧靜,不會因為別人的一句話、一件事而起伏、動亂,受到影響。所以有了禪心,就能隨遇而安;有了禪心,就不會斤斤計較世間上的人我權位、名利。

而我們只要經常保持精神統一,意志集中,也就是令心專注一處,負責任,把工作做好,愛人愛事,有一天也會悟道的。因此,習禪的人要把「禪心」提煉出來,有了禪,你在人間就能安然、自在。

【傳統之說】

禪與定皆為令心專注於某一對象,而達於不散亂之狀態。

圖/資料照片

【禪定提問】

:究竟禪是什麼?它和我們的生活有什麼關係嗎?

:禪不好講、不能談,也不易懂。禪是言語道斷、不立文字的;是心行處滅,與思維言說的層次不同。那麼,禪是什麼呢?

據青原禪師說:禪就是我們的「心」。這個心不是分別意識的心,而是指我們心靈深處的「真心」,這顆真心超越一切有形的存在,卻又呈現於宇宙萬有之中。即使是看似平淡的日常生活,也到處充滿了禪機。

唐朝的百丈禪師最提倡生活化的禪,他說挑柴擔水、衣食住行,無一不是禪,所謂翠竹黃花,一切的生活都是禪。可見禪不是什麼神祕的東西,禪是不離開生活的。

圖/資料照片

在佛教的宗派中,有些是依他力的輔助始得成佛,而禪宗則是完全靠自我的力量。禪師們認為成佛見性是自家的事,靠別人幫忙不可能得道,唯有自己負責,自我努力才是最好的方法。

心外求法,了不可得;反求內心,自能當下證得。因此,禪首先要求追尋自我,其過程和手段,往往不順人情,違反常理。在禪師的心目中,花不一定是紅的,柳不一定是綠的,他們從否定的層次去認識更深的境界;他們不用口舌之爭,超越語言,因而有更豐富的人生境界。

那麼,禪和我們的生活有什麼關係呢?

人整天忙碌,為的是生活,為的是圖己此身的溫飽,可是這個「身」是什麼?

禪門有一則公案:「拖著死屍的是誰?」這種問題,一般人不容易體認得到,人們辛苦地奔波,飽暖之外,又要求種種物欲。物質可以豐富生活,卻也常會枯萎心靈;口腹之欲滿足了,卻往往閉鎖了本具的智慧。

禪,一旦在生活中發揮功用,則活潑自然,不受欲念牽累,到處充滿著生命力,正可以扭轉現代人類生活的萎靡。

圖/資料照片

:一個參禪悟道的人,他的人生境界會有什麼不同嗎?

:禪,是自然而然,與大自然同在,禪並無隱藏任何東西。用慧眼來看,大地萬物皆是禪機,未悟道前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悟道後,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但是前後山水的內容不同了,悟道後的山水景物與我同在,和我一體,任我取用,物我合一,相入無礙,這種禪心是何等的超然。

一個悟道的禪師,不是如我們想像中一般的枯木死灰,真正的禪師,生活風趣,更具幽默感。在他們的心目中,大地充滿了生機,眾生具備了佛性,一切是那麼活潑,那麼自然,因此,縱橫上下,隨機應化,像春風甘霖一般地滋潤世間;有時具威嚴,有時很幽默,這正是禪門教化的特色。

因此,學禪,要有悟性,要有靈巧,明白一點說,就是要有幽默感。古來的禪師,沒有一個不是幽默大師,在幽默裡,禪多麼活潑!禪多麼睿智!

(摘自星雲大師《人間佛教系列叢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