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擊壤歌》

12

陳禹翔/台南市民德國中三年十九班
我喜愛從前那純樸的年代,雖然不如今天科技的日新月異,不如今天自由的社會風氣,但總比現在多了些人情味,少了渲染消息的鄉民;我一直想找個媒介去探究那離我們很近卻又神祕的年代,於是我迎來了朱天心。
《擊壤歌》是一本描寫作者在北一女三年的成長故事。在那純樸的年代,叛逆在心中萌芽,作者常和朋友出去逛街、看電影、聊天,或拇指按壓發了個約定未來的誓言……很多人會以書中三位重要主角小蝦、小靜、橘兒為偶像,考上北一女還能那樣無憂無慮的玩樂,但最後的結局也告訴我們,她們終究得面對聯考的到來,奔向自己的前程,一點兒也不比別人輕鬆。
回到我的記憶,當初讀這本書是在小學六年級畢業的盛夏,我看到其中的一句「閒夢遠,南國正芳春」時,腦中清楚的浮現出一片風景,就像我的心情寫照:童年快樂的日子已離去,還是回來欣賞南方的春天吧!在朱天心的妙筆下,這本書果然能稱為經典之作。
國中歷史課本裡,對於國共內戰的情節輕描淡寫,而像我這種台灣小孩便無法一探其真面目。透過《擊壤歌》,我看見熊熊的烈焰,因為這類由外省第二代所書寫的作品,總會加入許多鄉愁,而當代文壇也有取材類似的作家,如劉墉、龍應台等,亦可從此現象來窺探當時的台灣社會。
常有人訝異我喜歡拿破崙,但卻不知我也喜歡朱天心,雖然時代變遷非常快速,但學生面對的事似乎大同小異,考試、交友、偶像……只是喜愛的事物與現代不同,現代人跟著「韓流」走,而早期則是西方音樂領軍。我想,偶像是一種信仰的支柱,能隨時鼓勵、鞭策你,我曾於失落時從腦海中冒出一句話:「看看拿破崙,他面臨危機都面不改色,你豈能在此投降?」這句話化成了前進的動力,帶領我往下一站前進。可見,平時多讀課外書,的確能讓人成長。
《擊壤歌》這本書並不是為了說明某件事,它只是要把一個時代的背景完整呈現在字裡行間,自認為擁有純樸特質的我,也才能和朱天心的大作產生共鳴。回想國一時瘋狂愛上寫作的我,也是受了這本書的洗禮,才會有今日的我。光陰的腳步會留下痕跡,隨著時間的流逝,新舊文化會去蕪存菁,然而存下來的文字就是經典,一如《擊壤歌》所帶給我們的溫度……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