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 信手苗繪的青春

4

豔陽下的午後,佛陀紀念館大覺堂裡人群攢動,卻是瀰漫著一種沉靜與安詳。原來,大師發願栽培的佛光山普門中學第一屆好苗子,就在歲月的流轉中,一路走到了「畢業公演」的今天。
一場殊勝音樂會,便在悠揚又莊嚴的《三寶頌》中正式揭開序幕,一顆顆輕盈彈跳的樂符,以圓滿熟練之姿,自在地於每個好苗子指尖滑動,誰會相信,才不過兩年多的光景,每個帶著故事來到普門中學的好苗子,已然成長茁壯。
憶起兩年前面對初到普中的好苗子,不僅是我教師生涯的初體驗,當時的他們亦是忐忑不安,戰戰兢兢。然而,創辦人星雲大師的法教隨時縈繞於心,尤其「我是佛」三個字,在我與孩子們的待人處事上,也產生了很大的提示作用。
大師曾經開示:「每當和別人說話的時候,我想到是佛在說話,所以我要講慈悲的愛語,要講方便的智語;每當向大眾開示的時候,我想到是佛在開示,所以我要觀機逗教,處眾無畏;每當教誨頑劣的徒眾時,我想到是佛在教誨,所以我要循循善誘,耐煩開導;每當面對怯弱的眾生時,我想到是佛在面對他們,所以我要易地而處,給他們信心,給他們希望,雖然我還是一個凡夫,與「佛」的境界距離很遠,但因為心心念念都是「佛」,我彷彿蒙獲佛陀的加被,也彷彿得到了佛陀的力用。」
今日第一屆好苗子,正是由佛陀灌溉成長的苗子,從大師、老師們身上攝受了佛陀的慈悲教導,而今日再由他們指尖化為動人的樂符,傳達到每個人的心坎裡。大師曾說:「以音聲作佛事。」苗子們用最虔敬感恩的心意演奏,表現出大師法教裡最慈悲的真善美。
好苗子能夠來到普中讀書,其背後都有各自的艱辛,但他們知道,只有憑藉著奮發努力、時刻心存感恩,才能在困境中蛻變成長。除此之外,每個好苗子還須挑選適合的樂器,以個別化教學模式開始學習吹奏銅管、木管樂器。
除了在每天的教學課程外,好苗子同時在情意課程中學會感恩,像是在管樂課的學習前,孩子們會向教室敬禮,在課程結束後會彎腰鞠躬向指導老師謝謝。在管樂的分部課程服從分部老師的要求,每首樂曲會不斷練習,一直完成到分部老師的標準;在管樂合奏學會合作與分享,尤其在公演前的集訓的這三周,每天早自修,所有演出的同學會一起到管樂教室練習,並且會在下午放學後主動再到管樂教室自主練習。從教室晚自修回宿舍後,還會再向導師申請回宿舍延燈,以加強課業上的不足。更在假日留校的日子裡,申請回佛光山擔任義工服務,在「受」與「施」之間,學習「滴水之恩,湧泉以報」。
升上國二時,即須擔綱學校樂隊演出,並代表普中支援佛光山法會活動,好苗子們皆以感恩的心,參與各項佛光山的活動;以莊嚴的音樂饗宴,實踐大師「人間佛教」的精神。
悠揚輕快的樂聲,在〈風中奇緣〉等樂曲之後,來到了第一屆好苗子畢業公演的最高潮:「傳承」。首先,大師的親筆墨寶「佛光山普中管樂班」,由我及宛嫺老師手上,交接到第二屆好苗子導師春娥及怡諄老師手上,象徵大師願力的傳承;接著,由第一屆好苗子管樂首席林翰境同學,將手上的豎笛,交予第二屆好苗子代表莊筱雯同學的手中;同時,第一屆好苗子們也將手上的信物螢光手環,交給下屆學弟妹手中,一步一步,完成了管樂班使命的傳承,更是完成大師「人間佛教」的精神傳承。
其實,最好的行佛機會是教學,而最好的教學則是在日常的一言一行中實踐。感恩大師的慈悲大願心,感恩佛光山常住的傾力支持,更感謝學校給了我行菩薩道的機會,讓我陪伴第一屆好苗子們,走過青春之中最豐碩的一段奇幻旅程。
謝毓琳(高雄市╲佛光山普門中學老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