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困人生 用堅強找快樂

3

其實張改改會來台灣也是一段意外的旅程。當年前夫未經告知就把兒女帶去美國,張改改十分失落,姐姐看她生活沒重心,所結交的朋友也不理想,便要她到台灣定居,遠離傷心地。
女兒滿十八歲後從美國來找她,卻是怨懟多於親情的渴望。之後女兒在台灣結婚生女,赴日後卻不再往來,直到多年後外孫女透過網路找到外婆,並來台探望她,才讓她減少一點親情的遺憾。
但在美國成長後回到韓國從事旅遊業的兒子,十一年前因肺癌先她而逝,讓張改改白髮人送黑髮人,心中傷心又不捨。「我沒回韓國送兒子,卻夢到他打電話向我要錢。」張改改在安平海邊堤防上,邊哭邊為兒子焚燒各種外國貨幣,傷心多日,才回神繼續勇敢活下去。
諸此種種艱困的人生,張改改究竟如何看待?又如何在裡面找到堅強和快樂的理由呢?
「除了認命,還是認命。」雖說現在年齡大了,過一天賺一天,但張改改不忘發心:「等我生意做不動時,就到廟裡做義工。」她信心十足地說,即便沒力氣開店了,掃掃地、煮煮洗洗,應該沒問題。
「未來,不必想太多,我已安排好啦。」年輕時苦頭吃太多,張改改如今很珍惜眼前的「歡樂」,所以盡管年已古稀,看起來卻十分硬朗。張改改樂觀的說,(往生)以後要「住」到桃園去,「房子」都已經買好了,照片就用那張(見圖),她指了指店裡掛著的那張再婚後生的小兒子結婚時穿著嫩綠色韓服的美麗照片,朗聲大笑。
每周一店休日,她會為台北的朋友(張改改哥哥乾媽兒子的……或是姐姐小姑的同學……)做些韓國泡菜或者辣湯,還特意坐高鐵送去,聊慰這些從十幾歲就在一起的朋友的思鄉之情。「他們都有讀過書,也有同學會,做韓國料理卻不道地,我什麼都沒有,但我會做菜,所以我喜歡做給他們吃。大家在一起時,就是我最珍貴的歡樂。」
張改改一生最大遺憾就是沒讀過書,其實她會說韓語、日語,中文,訪談時用字遣詞也文謅謅的成語、俚語穿插使用,可見其學習能力不差。
事實上當年親戚開麵店,店裡顧客多數是電車司機,他們的制服上都繡有專屬編號,平日吃飯全是簽帳,到了發薪日才由張改改和帳房同去收帳。那時數十名司機的編號和長相,全在她的腦袋裡,像如今電腦記帳般「沒有任何一筆帳要不回來」,又可見其聰明。
回首此生,張改改承認有許多遺憾,但人生還是要往前走。特別是遇到越南姐妹秀梅後,因兩人生肖同屬老鼠,祖母鼠與幼齒鼠相遇,有緣千里來相會,互相照顧出一段如親情般的關係,讓她對幸福又重新有了想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