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共讀】不想贏 沒有關係

29
《如果你沒有贏,沒有關係》圖/大穎文化提供
《往上看》圖/大穎文化提供

文/施佩君
晚上入睡前,我和孩子會躺著說說話。他突然宣告:「這次運動會,我要拚個金牌!」
「如果你得到金牌,會怎樣?」
「我會跳起來喊:耶,我贏了!我贏了!」他手舞足蹈,彷彿已金牌在手。
「如果沒有金牌呢?也沒有銀牌,也沒有銅牌?」
孩子一下子洩了氣,還真是入戲啊。
「那我就是失敗囉……我會很難過……」他沮喪的說,然後看了我一眼,問:「媽媽,你覺得我不會贏嗎?」
「我不知道你會不會贏,只是想告訴你,『如果你沒有贏,沒有關係』。」
孩子會意的笑了,這句話是他最近讀過的繪本書名。
暢銷書《被討厭的勇氣》闡述阿德勒的思想,其中提到錯誤的競爭意識會讓人產生強烈的自卑情結或優越情結,而把他人都當成競爭對手,也就是「敵人」。其中一段話,讓我感觸特別深:「競爭的可怕就在這理,就算你不是輸家,就算你一直獲得勝利,但只要你置身於競爭之中,內心就無法得到片刻安寧。因為不想成為輸家,而且為了不成為輸家,必須不斷贏下去,也沒辦法相信別人。」阿德勒認為人生不是一場競賽,不需要藉由打敗別人來證明自己,只要向前跨步,「比現在的自己更往前一步,就是價值所在」。阿德勒的思想與當今世界鼓吹競爭、內化競爭,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主流價值,可說是背道而馳。
不要迷失競爭之中
然而,不能抗拒主流,就必須隨波逐流嗎?擋不住全世界要把孩子推向競爭擂台的各種有形無形的力量,至少可以幫助他不要迷失在競爭中,甚至有勇氣脫離。我想,南韓童書創作者鄭震鎬也有相似的想法,在他創作《如果你沒有贏,沒有關係》時。
故事一開始,男孩主角自述:「我好像沒有擅長的事」,他跑步慢、吃飯慢,數學不太行,連支持的球隊都輸了比賽。即使跆拳道教練教他「必勝絕招」,也沒有激起他的求勝心。男孩說:「我不想贏。」
你能接受孩子這麼想,而不氣急敗壞或是憂心忡忡嗎?也許你會懷疑這孩子是不是因為總是輸人而感到自卑、自我放棄?我們再回過頭從圖裡找線索。整本圖畫書所寫繪的對象與空間是十分單純的,男孩、跳水池,穿插幾位相關人士;所用的顏色也是如此,大面積的藍色調,點綴一點黃,一點綠。而深深淺淺的藍,不冷,不憂鬱,像夏天的海,給人舒服與放鬆的感覺。顯然,男孩不想贏,不是因為自卑,而是一種無爭的態度。
男孩沿著階梯一路向上到跳水台,在他說:「但是我也不想贏」的跨頁裡,他已經來到相對位置的高處,但他以背影示人,彷彿一種抗議。下一頁,我們看到男孩站在迴轉的樓梯構成的框架裡,由上而下俯視,說:「因為這表示一定有人得輸。」在追求勝利的過程中,我們失去了什麼?錯過了什麼?甚至傷害了誰?作者用這樣的文字、這樣的圖讓我們反省。
接著,我們看到男孩終於爬到最高處了,但這不是他的終點。此書原書名是《三秒跳水》,藉由跳水運動來抵抗「人往高處爬」的競爭意識,爬到最高,一躍而下,用三分鐘時間走到跳台,在三秒內跳下水,那又如何呢?和朋友「可以一起開心的大笑」才是男孩真正的目的。
站在高處虛懷若谷
讀過《如果你沒有贏,沒有關係》,我立刻折服於鄭震鎬用圖說故事的巧妙,因此搜尋到他的第一本繪本《往上看》,這是鄭震鎬初試啼聲,即一鳴驚人之作。如果用阿德勒的思想來串接這兩本書,《如果你沒有贏,沒有關係》是「脫離人際關係中的競爭模式」,而《往上看》應該就是感受「人人都是我的夥伴」,「打從心底祝福他人,甚至為他人的幸福提供更積極的貢獻」。
建築系畢業的鄭震鎬在這兩本書裡都展現了用空間敘事的功力,在《往上看》裡更全部採用單一視角、單一場景構成穩定的畫面,讓讀者很容易注意到主角情緒的起伏。有意思的是,書名叫做往「上」看,所有的圖都是往「下」看;而說是「看」,作者卻沒有為繪本裡任何一個人畫上眼睛,唯一一雙正在「觀看」的「眼」,是讀者。
故事講述一個車禍受傷的小女孩,只能倚著欄杆往下看,看著一顆顆人頭黑點匯聚、川流、逝去,與自己毫無關連。小女孩的寂寞在作者的畫筆下流露,一點一點,成線,成面,最後宣洩在快速移動、模糊的炭色筆跡裡,她無聲吶喊:「我在這裡啊,不管是誰都好,看看上面吧。」從圖文我們可以感受女孩深刻的絕望與孤獨。
繪本故事的結局是美麗的,一個男孩往上看見了她,接著是一個主婦,一對情侶,愈來愈多行人停下腳步,往上看。女孩被看見了,有交集了,產生的共同感讓她重獲希望,也讓這本黑白繪本終於有了色彩。
讀完兩本書,覺得好溫暖,好溫柔,就像寒冬夜裡有人遞上一杯熱茶。男孩在樓梯間俯視、以及女孩最後仰頭微笑的畫面,在我心裡連成一景,化成祝願,願孩子有此心懷:站在高處時,能往下看,虛懷若谷;處於低潮時,也別放棄希望,抬起頭,虛空無盡。

圖/大穎文化提供
圖/大穎文化提供
圖/大穎文化提供
圖/大穎文化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