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情.幽草】消失的梨窩

19

文/曾湘綾
牙痛,左臉頰腫了起來。拖了幾日,仍因為怕疼,沒去找醫生治療,倒是跑去藥房拿了兩天的藥。藥劑師見我常買成藥解除疼痛宿疾,憂心的勸我,對自己好點,快去醫院就診,免得蛀牙日益嚴重,可會要人命的。
藥劑師見我不關痛癢的笑笑,轉身就要推門離去,居然心急的追了出來,拍拍我的肩,又說,今天是我最後一天上班了,下回妳再來,便遇不上我囉。所以,聽我的話,別老吃成藥,抽空去好好檢查牙齒。
離開藥局以後,我摀著腫漲的左臉頰,對著藥局門口的透明窗玻璃照了一下,訝異的發現,我頰上的梨窩,不知怎地,消失了,那顆我引以為傲的,如你一般可愛閃爍的梨窩,硬生生的被鼓起的肉塊給吞沒,任憑我怎麼在窗鏡前苦苦追尋,依然不見其蹤影。
於是我想起你說,你左頰上的那顆梨窩,是不小心「撞」出來的,並非生來就有。少了塊肉,倒讓你無端惹人憐愛。
難怪,粉嫩白皙的你,異性緣出奇的好,老老少少都欣喜你這張秀逸淨白的臉龐,圓圓鼓鼓的雙頰,陽光一照射,就蕩出一顆水靈的梨窩,像是開在臉上的小茉莉,一旦你笑了,來自山谷裡的香氣,就會在我眼前瀰漫開來,彷彿我的心也跟著你那顆淘氣的梨窩,散發出祕密的芬芳。
因為你的梨窩是這樣的討喜,即便日常,你總愛在我耳際輕輕的怨懟,我仍能柔聲安撫你不安的躁動,理解你的專橫,不過是年少的輕狂與自負,掩藏在驕傲面具底下的你,其實憂鬱善感又柔情似水。
倘若不是,我怎麼會在你書寫的每一篇文字,每一首詩中,屢屢遇見你的猶豫和無助;又怎麼會在渺無人煙的沙灘,邂逅你凝視汪洋出神,那雙孤單更落寞的眼睛。
一回回,我站在現實與虛幻的邊界,穿透你的文字,走進你灰暗的心。驚覺自己,究竟從何時起,也耽溺你筆下潮水不斷翻湧的海岸,忘了何處是歸途。
猶似永遠迷失在你左頰上,那顆綻放出香氣的梨窩,我腫漲到吞沒自己梨窩的牙疼,在你無法企及的暗夜,竟也如潮浪肆意奔騰而來。即便如此,我仍不捨,從暗夜的疼痛中,離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