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聚海無量】故人親人 溫暖心靈

57

文/妙熙
人的緣分很奇妙,情誼在時空阻隔下,雖然分開很久,再相見時心靈的溫度依然存在。有兩位故人,可以說明這種心靈溫暖。
宋媽媽今年八十三歲了,是花蓮故鄉的鄰居,兒女成家後,將她從鄉下眷村接到台北居住,一別二十年。之後,她也學了佛,在得知我剃度時,幾次來佛光山道場,與我匆匆見過一次面,她一如往昔問我:「過得好不好?怎麼如此清瘦?」對談的話並不多,那次一別又是十五年。
這幾年來宋媽媽的身體每下愈況,孝順的兒女經常帶她出來散心。為讓媽媽來禮佛,一個周末的午後,我們約在佛堂見面。
宋媽媽話變得更少,然看我的眼光依然泛著淚水,關愛之情像從前那般。小的時候,父親常到外地出差,母親忙持家務,我是放風的野孩子,到了吃飯時間也不知道要回家。
有一回,我蹲在地上低頭玩泥巴,宋媽媽從後方叫著我的名字,並摸摸我的頭問:「吃飯了嗎?」我搖頭不語。
宋媽媽親切的牽起我的小手,要我到她家裡用飯。那個時候,要吃一顆蛋非常不容易,宋媽媽一次蒸了兩顆蛋。當時,也不知是感動,還是怎麼的竟然一邊吃一邊流淚。乖得像隻貓,原來野孩子早就餓了,只是忘了回家,還好有人把我撿回去。
這些往事,宋媽媽或許早已忘記,加上有點年紀,無須耗神再去回想了。然而人與人之間的感情依然存在,從她眼光流露著說不盡、說不清的慈愛中,我明白的。
禮佛時,宋媽媽收起了憂慮展露笑容,她歡喜佛堂的安詳、歡喜佛陀的聖像,此刻我們有了共通點變得更親,如同一起學佛的同參道友!
還沉浸在宋媽媽溫暖的同一周,接到一通外國人的來電:「我是康易清,是你研究所時的同學,還記得嗎?我要來看你。」名字是記得,只是長得什麼模樣?還真是沒印象。
幾天後,康易清從德國來到台灣,出現在道場,高高瘦瘦沒有變,過去嬉皮風的髮型變為紳士頭,寬鬆的T恤換成西裝。中文說得更加流利,一見到我,像看到老朋友般,不停的分享著這些年來的點點滴滴,連進電梯的分秒都緊緊掌握。
康易清高中時愛上了中國文化,大學申請了一學期的中德交換生,短期停留在台灣時,除了學習還因為接觸我們的關係,到佛光山參加短期出家,種下學佛因緣。出家七天中,每天過堂必須將食物吃乾淨,不得有殘留,這個習慣一直延續至今。
時隔十五、六年,我們再次聚首,康易清已非當時的男孩,而是漢堡孔子學院的院長,因工作之便讓他經常往返中、德。近年,中國與台灣終於開通直航,他才利用中間空檔從上海飛來台灣,短暫停留了三天,輾轉找到了我。
短暫交流中,我們討論彼此的近況,工作的面向,以及中國佛教目前的發展,思想上沒有任何隔閡,就像多生未見的好朋友。
道別時,師兄送了他一串念珠,康易清將後背包卸下,蹲下身將念珠好好的收入,再起身時,眼眶含著淚水,不能自己。揮揮手,道別離,何時再相見,誰也說不清,心間暖暖的感受,久久不能散。
宋媽媽和康易清數十年的故友,你們突然來,匆匆的去,因緣來去間,要告訴我什麼道理?
祝福你們,願未來的生命中,常能遇見彼此,惜緣惜福、我多生多世的親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