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從中道談貿易摩擦與因應之道

8

文/陳樹/(中國文化大學兼任講座教授)
中美貿易摩擦是國際影響重大的議題,不僅影響兩貿易大國政經關係與實力強弱,我國對中美兩大經濟體出口依賴甚深,受波及程度也不容忽視。
依國際貨幣基金(IMF)估算,中美貿易摩擦,可能導致全球經濟成長在未來一年半(至二○二○年之前),下降零點五個百分點。對於高度依存中美貿易的台資企業而言,最嚴重可能衝擊台灣國內生產總值(GDP)在一個百分點上下。
此次貿易摩擦,表面上看,是美方認為中美之間每年有三千多億美元貿易順差,是中方不對等貿易政策及結果所致,如中國大陸對美國汽車徵收的關稅,約有十二點五差距;美國對中國大陸企業到美國投資完全開放,而中國大陸對美國的企業到大陸投資,卻障礙重重。美國認為只有改變不合理貿易關係,才符合美國利益。
美國期待中國大陸能履行加入世貿組織之承諾,對外更開放,允許美國及其他國家金融、銀行業進入大陸市場,大陸顧及原金融業、銀行業會受到巨大衝擊,而未能依承諾大幅開放;且大陸政府操縱匯率、高額關稅、出口補貼、禁止工會、忽視環保等,導致美國企業處於不利的競爭地位;大陸又是世界公認的不尊重知識產權的國家,侵權仿冒行為大大地損害美國廠商的利益。
此外,有無其他經濟、政治甚至軍事等層面問題,尚待續與觀察。美中已歷經三次貿易談判,並無重大進展,今年五月美國派出龐大貿易代表團,美方要求大陸在兩年內減少貿易赤字二千億美元,雙方立場不同,未見實質進展。
從中道來看,中美宜面對事實真相,更有智慧地處理繼續延伸的貿易衝突。台灣企業受到貿易摩擦衝擊難免,如何以更開放視野與胸襟,搭配更優質競爭與真誠合作,本於誠信倫理與創新卓越基礎,重新檢視生產價值鏈及商業模式,拉高層次再思考企業策略與未來發展方向,致力提升競爭力。就長期戰略上,積極思索如何加速全球化布局,因應地域性營運風險,進行轉型升級,掌握研發、關鍵零組件、解決方案和通路等高附加價值領域。
危機即是轉機,在全球布局上,國際市場更全方位布局、國際間適度併購,也可列為是突破障礙之重大戰略;開源節流至為重要,但也不要一味思考只由大陸再遷徙到人工成本更低廉的東南亞地區,在不斷提升企業生產自動化比例,如隨著機器人、物聯網等智慧製造技術逐漸到位,企業要加速自動化,提升產品生產效率與品質,也要積極思考;另釐清AI對公司、產業和市場的影響,更大幅度促成智能化製造,減少勞動力需求,甚至回流台灣,都可一併布局。
面對任何衝擊,可長存正面思考與積極作為,並做好一切轉型準備。如明確未來合乎中道之願景,堅定開放與競合理念,立足宏觀與前瞻全球營運版圖,建立全球運籌管理資訊系統,促成超越突破,並建立完善誠信倫理與創新卓越之核心價值,並配合PEST與SWOT之評估結果,擬定短、中、長期的因應策略,做成完善計畫與配套方案,展現領導力與執行力,才能克服障礙與衝擊,達成所要的理想目標,並提升全球競爭力與吸引力,或更能轉危機為轉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