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好人與壞人

22

執筆人:鄭慧慈(政大外語學院院長)
曾經有一位舊識跟我說,人只要一輩子假裝是好人,他就是好人。或許這句話代表的是目前的台灣文化。
我認識一位能言善道的人,他到處作秀,把自己包裝成世界級學者,屢屢評論政府相關政策,卻寫不出一篇論文,碰到事情就送禮,違反法規的事若曝光就造假、關說,並口口聲聲把「學術良知」掛在嘴邊,他把人「做」足了,多數人都稱讚他是好人。我還認識一位駐外人員從不念書,也無最近媒體炒作的「專業」,但在公眾場合卻能談古道今,因為他會在家熟記一些連結歷史的趣聞,駐外期間除了外遇,工作行為還屢屢跨越紅線,但他利用職務,經營出很好的人脈,回國一路升官,外派也能到A區,他的能力充其量就是駐外經驗與口才。我更看過駐外的主管成天找自己人吃飯,做內交而不做外交,姑且不談其經費運用是否得當,但報回國內的公文卻洋洋灑灑,塑造自己成為了不起的外交英雄,當然他回國也一路升官。諸如此類不勝枚舉,這些人的共同點是處心積慮經營人際關係,不知內幕的人對他們的評價自然是好人。中文說「做人」,真是一點也不含糊,人是做出來的。
反觀許多腳踏實地、兢兢業業的人常被形容是壞人,因為他們不擅長偽裝。
我認識一位大學校長,他在任期間幾乎不曾一日歇息,改革學術與行政陋習、延攬學術精英、建立現代化的法規,為學校奠定穩固的基礎,但背後幾乎人人罵他,是大夥兒眼裡的壞人。我也認識一位駐外代表,他能力卓越、操守廉潔,對國家忠貞不阿。他年輕時曾因直諫而被長官汙衊,打入牢獄,獄中咬破手指,以血書牆明志。十足的好人受冤屈變成了壞人,汙衊他的長官卻是好人,因為他為國鋤「奸」。
凡此,讓你我難以分辨好與壞、真與假,即便人生經驗再豐富也難免困惑。好壞、善惡在我們的社會裡幾乎無標準可循。
是非觀念鮮明,好人與壞人壁壘分明的或許要推阿拉伯文化。在阿拉伯語裡,「好」的意義是純淨無瑕,好人便是能以純淨心待人處事者。聖訓云:「阿拉是好的(完美的),他只喜歡好的。」好人具有高尚的心、言行皆依據教義信仰,故能遠離無知、汙穢與醜陋等。令人驚訝的是阿拉伯社會的確有許多達到這種標準的好人,通常是信仰非常虔誠且通曉教義的人,他們帶給人們祥和之氣,備受尊敬。
壞人在阿拉伯文化中可分為三等:其一是言行敗壞者;其二是偽善者;其三是不信道者。壞人的言行、舉止具有傷害力,包含以手、眼、口、耳、心傷害他人,小自做令人厭惡的事,大至作奸犯科。有些壞人所為是魔鬼的行為,他的壞呈現在忌妒、自大的特質上,阿拉伯人通常認為這是信仰不堅,受魔鬼的慫恿使然。也有一種壞是來自玩笑,原本玩笑的目的在讓人愉悅,但若玩笑過度或帶有目的的諷刺,自然會傷害別人,這也是屬於壞人的特質。偽善者的壞顯然僅次於異教徒,因為他們可以顛倒是非、混淆真理與虛妄,你我身邊充滿這種壞人,但我們的文化常將他們視為大善人或好人。可敬的是在阿拉伯人的信仰裡,凡壞人都是可以矯正也必須矯正,否則導致社會混亂。
我們許多的優點或許是其他文化所缺乏的,但是非、真假、善惡的分野卻逐漸在台灣社會上流失,法律因此形同虛設,或甚至成為保護壞人的機制,維護這些標準的責任,似乎必須回歸每一個人的良知與決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