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眼,喀嚓! 落花

5

撰文/林世仁
花很美,但當它離枝變成落花,卻讓人感傷。一樹紅花照眼明,是生命的歡欣、昂揚與召喚;滿地殘紅則好像青春一一墜了地、受了傷,教人感歎往事如夢。古往今來的落花詩,幾乎都是這樣的「感傷詩」。但是換個角度想,在飄落的瞬間,花會不會也有一種興奮呢?對每一朵花來說,那離枝的剎那都是「絕無僅有」的第一次經驗。對大地來說,那落下來的可能不是殘紅,而是一個一個珍貴的吻呢!
摘自二○一八年十月號《未來少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