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藝筆記】牧雨耕煙七十回顧展(下)

8

文/陳牧雨
就這樣因為宋穎鶯主任的催生和敦促,以及長流美術館黃承志館長的大力支持,整個籌備工作得以順利展開。
籌劃期間,宋主任同時幫忙承擔了許多畫展上的行政事務與雜事,以及畫冊的編輯與校對,工作其實是非常繁瑣與吃重的。如此義務的兩肋插刀相助,我真不知如何表達我的感謝之意了﹗
雖然這次展出仍稱「回顧」,然而作品是以六十回顧展之後近十年間所創作者為大宗,再配以少數舊作,也算是延續六十回顧展,對自己一生所從事的工作,再一次審視,同時也算是交出近十年「耕煙」的成績單。
作品承繼過去創作的理念,以筆墨的技巧結合「詩畫」概念,描繪和擷取大自然的詩意為創作的元素。「寫生」與「造境」並重,同時我的創作一向不喜為題材所囿,因此作品所呈現的是多元化的內容。這些內容大概可分三類︰
一、回應周遭及現代題材:在花鳥和動物方面,畫了許多台灣特有的品類,是過去水墨畫家較少著墨的題材。如台灣藍鵲、帝雉、角鴞、台灣梅花鹿、一葉蘭、野薑花、阿勃勒及台灣土芭樂等等;山水畫則有現代旅遊寫生之作,如台北孔廟、日本京都、九寨溝、千燈鎮、廣西的名仕村等等。
二、結合文學內涵的創作:這些作品就以造境居多,如將中國詩詞歌賦中的文學作品和故事,用水墨呈現出作者的意境,如︰〈秋聲賦〉、〈踏雪尋梅〉、〈琵琶行〉、〈沈園題壁〉、〈聽琴〉、〈煙寺晚鐘〉、〈東坡赤壁〉等。
三、展現多元形式作品:此次展出除了中國水墨畫作品,另外還多加了書法、瓷畫、瓷刻等,在不同器物和材質上作畫和寫書法,這是我過去不曾展示過的品類。當然,三者無法切割得清清楚楚,每件作品,多少會有三類互相交融的狀況。
我的老師歐豪年教授對這本畫集的題簽,以及長流美術館館長黃承志、前國美館館長黃才郎的序文,都讓此次展出增色不少!當我每次出書,都義務幫忙校對的文史工作者同時也是老夫子哈媒體董事長的邱秀堂女士、中時前主編現任台北市閱讀寫作協會理事長汪詠黛女士,以及參與繁重編輯及校對工作的黃迪先生,在此一併致上謝意。當然,畫展籌辦,太太顏素珍永遠是最辛苦的,身旁瑣瑣碎碎的雜事都要一手包辦,任勞任怨,卻從無怨言!夫妻之間,也就不言謝了!
古人說,不惜歌者苦,但感知音稀。不過很幸運,回想起來,我知音並不少!一路走來,承蒙許多好友、學生、師長以及家人的扶持與照顧,使得我這半輩子紙上耕煙的日子,有如倒吃甘蔗,愈來愈入佳境!這種佳境,其實是包含了生活上的平順與知足、人與人之間互動的溫暖,以及繪畫創作上自我實踐的滿足等,這些在在都讓我領受到生命無限的豐彩、多姿與感動。
因此,雖說回顧展是對過去創作成績的整體總檢視,但我同時也希望,能透過這次展出的作品,向各位傳達我在創作過程中得到大家支持的感恩之情!並且,期待大家能從我的書畫作品而非從文字,體會出我想表達的意義與內涵。
如此,若蒙稱善,自是堪慰;或有不足,則留予將來歲月,繼續努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