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歲月】笑著說再見

6

文/青鳥
小姨子的女兒剛上幼稚園,一開始幾天總哭得唏哩嘩啦,難分難捨。
其實,每個新手爸媽都會經歷這一幕,甚至一轉身哭得比子女還兇。事實上,過個幾天,孩子們都能樂在新天地裡,甚至回家後嘰嘰喳喳的全是學校老師、同學,放不下的反而是父母。
放不下的一直都是父母。
我小時候很愛哭,家人都叫我「愛哭仔」。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學校教室不夠,低年級分成上、下午上課。我最討厭下午的課,好像得多經歷一次離別。
家裡人口多,慢慢地哥哥姐姐分別出外念書、工作,我總是盼著假期來臨,又必定在收假前偷偷哭泣。就連放長假時得以到台北的大姐家快活,我也會在離開鄉下時難過,要回鄉下時又哭一場。
國中畢業前夕,除了準備考試就是簽紀念冊了。屬於「外來人口」的我,其實一直和同學之間有層隔閡,不過我決定別出心裁,用存了好久的零用錢買了五十幾張小書籤,給每個同學寫上不同的祝詞。可惜,最後還是沒能突破自己,一張也沒送出去。
高職時,一群男生自然而然成了死黨,畢業時我準備了一張粉紅色的壁報紙,請同學隨興留言。其中一位朋友拒絕說:「我不想我的留言浪費在你會隨便丟掉的廢紙上。」事實上,那張壁報紙陪我度過了十多個年頭,經過一次又一次搬家後,才終於不知所蹤。
念專科時,由於得負擔自己所有的生活開銷,甚至還沒領到畢業證書就進了職場,同學之間淡如涼水。倒是公司裡,有位同事在同仁另有高就時,會幫他準備小筆記本,供其他人捎上祝福與想念,陪他踏上新的人生。
結婚後,有一次開刀住院,太太帶著當時三歲的小兒子來探班。要回去時,我送他們進電梯,兒子在裡面急匆匆地對我喊著:「爸比快進來!」那是最後一次,因為說再見而心痛。
現在他們都長大了,再也不會像小時候一樣,傻呼呼得讓人心疼,說再見就單純表示下次再見,更讓我深深安慰:幸好在他們小時候,我愛他們好深、好多,就算哪天說完再見就不再相見,我也沒有遺憾。
爸爸、媽媽和大姐相繼離開後,我體會到,能夠說再見,其實是件很開心的事,因為可以「期待再相會」;就算是最後的告別,掛在上面的照片,一樣可以笑得很燦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