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兩岸關係停滯 台灣何去何從

22

文/王靖(文史工作者)
最近很有一些論述兩岸及未來走向的話題和聲量在流通,尋找同溫層互為取暖的有之,也有憂心局勢走向堪虞者,不論立論激進或保守,都有一個共識,那就是足以讓台灣當局感覺良好的法案接連出台;惠台措施從對岸也接連推出,台灣似乎成了互為角力和爭取的對象,但處在中美頡抗的迷霧中,何去何走確是大哉問。
不論兩岸和國際局勢正反面的發展會是如何,對台灣都是機遇,當然也是風險,機遇愈多愈令人驚奇或驚喜,風險也愈來愈見籌碼推高,若無定力,自可預見岌岌可危。執政當局因應策略固有其自來的軌跡,但影響更深的還在立場和態度,以及大國相互作用下的利與害。目前可見者可以看到當局以中共持續打壓為詞,正持續向台獨傾斜,新的變數出現,即大有加速且樂於火中取栗之勢。
就內部觀察,當局之於台灣未來,一再表現出自我感覺良好的姿態,其所標榜的民主政治,從中央到地方,卻連環爆出自比東廠特務或厲聲強制公務人員選邊介入選舉的錄音帶。權力帶來的傲慢和腐敗幾可論定,加上選擇性的自我扭曲,從遺忘到虛構,成為操作政治論述的主流手法,以致淪為以深綠為導向的政治木偶人而不覺。
同時可以看到當局執政以來,兩岸制度性互動和交流,長期陷入停滯,且在短期內,看不出有可能從根本改善,除了衝擊經濟利益外,反向把台灣社會帶入了連串的不確定,兩岸政治風險指數隨之陡升,人心因此浮動自無長久之計,無心也不在意未來走向。
由內而外,深綠的政治掙扎和動作,持續逼近兩岸臨界點,切割兩岸的手法,愈見無選擇無差別,影響所及,完全不惜對傳統歷史文化價值的撕裂和斲傷,由崇洋而媚日,文化本體和自主性完全淪為政治扈從。兩岸互動的選項,幾乎只剩對抗和切割,且大有可能以多數暴力壓迫不同政治主張和監聽個人言論,乃至限縮公民權。同時也窄化了視野,僵化了危機反應機制。
作為不同選項,深綠拒絕了兩岸統合和互動,加上中美之間的變數,接續而來的就是兩岸會不會打起來,會不會有武裝衝突的話題也就更盛於前。自詡扈從美日可得保障的深綠,似不在意兩岸對決,然而不論是執政當局或負責任的媒體評論,對事務的判斷,必要有前理解或前置作業。眾所周知,以台灣的縱深,根本不可能禁得起任何具有規模且持續性武裝衝突,就算初期有贏面,也不可能超過十天半月。
但最近就有自以為是的樂觀者,引用美國學者葛里爾的說法,認定有再多飛彈都不可能消滅台灣移動式的飛彈,例證是美國打伊拉克都無法辦到,況且打到化工廠會有毒氣泄出,解放軍登陸也會受害云云。所舉例證是事實,推論也似有根據;但看美國介入中東造成的難民潮千萬人流離失所,等同視生民如芻狗而不如,且戰禍綿延,不知伊於胡底。拿偽命題推論未來禍福,相信只會製造更大的悲劇。
台灣之於兩岸原本存在著共享的抉擇,對抗之外,亦可尋求兩岸統合的共同體;但最要排除的就是自以為具有籌碼價值,引來外部干預的「善意」。誠如《紐約時報》在傳出美國總統川普台灣交易論之後的警語,「美國為了以一中交換其他利益,最後將美國對台灣的支持賣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