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重量不重質

6

執筆人:趙怡/永慶慈善基金會董事長
從小到大,父母、老師、長官耳提面命地叮囑我們,做人做事必須顧到「質量並重」,若在兩相權衡下,寧可「重質」而勿「重量」。然而,環顧我們身處的現實社會,卻不折不扣是個「重量不重質」的環境。談起年輕人就業,大家最關心的總是:薪水有多少K?公司離家有多遠?而不是:職場環境怎樣?企業文化如何?有沒有學習和成長的空間?真的很少人體認到社會新鮮人首份工作的「品質」有多麼重要!
《富比世雜誌》每年刊出的全球富豪榜,一律按照財產的數字排序,而一般企業之間的競爭,也多以產值互比高下,絕少針對彼此在群體生活、環境保護、技術傳承、人才培育、社會公益方面的貢獻一較短長;再看看深受大眾喜愛的娛樂圈:商業電影院為了提升票房收入,優先放映的盡是街頭飆車、警匪追逐或鬼怪屍變的片子;私營化的電視台尤重收視數字,連新聞頻道也競相以車禍、鬥毆、命案等驚悚畫面爭取廣告營收。
新興網路媒體殊途而同歸,只不過「關鍵字」換成了「流量」和「聲量」。在大數據分析結果的號令之下,內容選用的標準,悉以大眾之所好而好之,根本無暇顧及資訊產品對社會的正面或負面影響。 流風所及,現下的政治人物為了要創造流量、提高聲量,以凸顯個人形象,不惜扮演跳梁小丑或頻頻發出驚人之語,等而下之者,還動輒賭咒發誓,演出跳河、切腹、剃光頭或吞高爾夫球等鬧劇,蔚為台灣政壇獨有的亂象。
源自歐西的民主制度,其實也不脫「重量不重質」的特性:所有選民,不論賢愚智不肖,票票等值。這種純粹以「量」取勝的選舉制度,表面上做到眾生平等,卻難免產出一些庸懦自私、才德不具,甚至誤國誤民的政客。
民國八十九年總統大選,勝出的陳水扁得票未逾半數,若以合格選民人數計,還不到三分之一,可謂「質」、「量」俱有不足。是次選舉,雖然造成第一次政黨輪替,寫下台灣民主改革新頁,但阿扁在八年任期內的貪腐行徑,不僅帶給全民最壞的示範,更為國家形象留下恆久的傷疤。
美國的川普也不遑多讓,他在二○一六年大選僥倖當選總統,就任兩年來,個人訟案纏身,聲名掃地,在外交方面則處處以鄰國為壑,公然與全球為敵,他的所作所為能否讓美國「再度變得偉大」,全世界都在看。
《紐約時報》作家Thomas Friedman最近在評論中寫道:面對日益強大的中國,川普忽略了三個美國的重要資產:移民、盟邦與價值觀。的確,美國本身為移民國家,歷來數以億萬計的外來人口,構成美國的立國基礎,也是富強、繁盛的保證,卻遭到川普的無情打擊。
此外,美國之所以擁有全球盟主的地位,端賴其與友好國家和睦相處、互助共贏的多邊外交政策。四十多年前,尼克森主張以談判代替對抗,還曾遠赴共產中國,向毛澤東主動示好,曲意結交;另一個因素,則是美國歷代先聖先賢所揭櫫的誠實、公正、無私、正義、人道、和諧等傳統價值,已贏得世人的敬重而成普世共識。
如今,這筆豐厚的固有資產被粗魯不文的川普揮霍殆盡,使得山姆大叔的盟主地位也搖搖欲墜。看起來,美式民主的日暮途窮,正顯現出一個重量而不重質的制度所無法避免的宿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