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察台 美國聯俄制中 策略升級

3

美國總統川普日前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言,仍然火力四射,今年抨擊的對象,已經從北韓轉移到中國大陸。大陸被迫成為美國的主要敵人,原因在於美國並不想放棄世界的超強地位。川普反對全球主義,正是因為美國無法持續在自由體系中受益,並且美國認為單挑大陸,可以引發其他強對於大陸圍堵的連鎖效應,這以美國學者芝加哥大學教授米夏爾(John Mearsheimer)為典型代表。
米夏爾在解釋結構現實主義和古典現實主義的區別時,會特別突出國家互動關係和國家行為對於國家結構的影響。他刻意淡化人本自私的相同性,但是他仍然會以國家意志來解釋中美行為,而大陸必然稱霸亞洲、而領導的美國必然遏止。也就是說,他的觀點在於,倘若大陸經濟崛起稱霸亞洲,而導致現有國際體系結構的失衡,中美必然在競爭過程中,從經貿衝突走向軍事戰爭。
艾里森(Graham Allison)也用「修昔底德陷阱」比喻中美一戰的可能性,在於導火線的引爆。儘管俄羅斯總統普亭和大陸領導人習近平比較不會受到這種理論影響,但是他們的外交行為卻顯然都是要避免這種悲劇發生。其原因在於「聯中制俄」,現在則是「聯俄制中」的策略,讓美國結構現實主義者有信心,冷戰時期那種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同樣的手法,可以對付大陸。所以,普亭和習近平兩人並不想中俄同時被犧牲,而中俄也會聯手勸說其他周邊國家不要陷入這種陷阱。
因此,我們可以看到普亭和習近平兩人互贈最高榮譽勳章,不斷加深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內涵,引導印度和巴基斯坦加入上海合作組織,以及日前中俄聯合軍演和俄羅斯史上規模最大的軍演,伴隨著俄羅斯海參崴的東方經濟論壇舉行,俄羅斯敦促中俄日韓加快經濟整合速度,並且解決北韓核武危機,都說明地緣安全結合區域經濟整合,是避免戰爭的首要選擇。
也就是說,米夏爾的結構現實主義者觀點,會受到川普再次重視,正符合川普以發展軍事力量維持「美國第一」的理念,而大陸自然成為箭靶。同樣的概念也發生在烏克蘭危機,美國認為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是改變歐洲地緣結構的危險訊號,因此,擴大北約組織在東歐的飛彈防禦系統和美國長駐軍事基地,就成為必然選擇。
對於歐盟來說,波士尼亞戰爭和科索沃戰爭,導致南斯拉夫的分裂,是俄羅斯重振國力的外部直接原因。車臣戰爭讓俄羅斯總統普亭堅信,壯大軍事實力是最優先的工作,這個做法同樣影響大陸的外交決擇,習近平選擇上任首訪莫斯科,與俄羅斯的軍事合作成為必然的抉擇。
美國為了維持超強霸權,並且嚇阻大陸和俄羅斯的同時崛起,採取引爆地緣導火線,符合結構現實主義者強調的權力結構關係。米夏爾理論的詭譎狡猾之處,在於他承認多極體系的出現,這不但是迎合俄羅斯的想法,也迎合了其他地區周邊強權都想崛起的想法。
而這恰是米夏爾希望藉力使力之處,就是透過多極體系中出現的多國競爭行為,發展「聯俄制中」的升級版,不斷翻版擴大,以期遏止大陸稱霸威脅的勢頭。
胡逢瑛(桃園市╲元智大學助理教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