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我

19

張桂華/台中市台中女中三年級
遨遊於文字所建構出的美麗世界;聆聽詞語所發出的清響;嗅聞文學自然而然所散發出的芳香,文學無庸置疑是一門偉大的藝術創作,但它卻從未和生活脫節,而是用詩意的文字來描述生活。
龍應台於〈在迷宮中仰望星斗〉中提出文學提供一種「空」的可能觀點,空與實是相對的概念,同時並存,如磁極一樣無法單一出現。我認為作者想傳達的意涵,是指文學的存在是為了提醒人們,除了表象的世界之外,背後還有一個我們很常忽略、卻又更貼近存在本質的現實。文學讓人們能用一種嶄新的角度來看待同一件事,進而提出不同的觀點與截然不同的價值觀。
繪畫之於藝術家是抒發情感的管道,這同於文學之於寄託心靈。雖然我沒有驚天地、泣鬼神的文筆,用文字書寫心情卻能讓我把心中的負面情緒一吐為快,再者,除了自己動筆書寫,觀賞前人之作也是與文學親密暢談的好方法。蘇軾的「一點浩然氣,千里快哉風」帶給我壯闊心境,辛棄疾的「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讓惆悵的心緒久久縈繞在心頭不散,文學所贈予給讀者的是作者所寫下的無盡藏。
無論是龍應台所提出的「空」的可能,還是我認為的寄託心靈,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文學的解讀因人而異,但它的本質不會因此而改變,那些由文字所勾勒出的世界始終在那等著有緣人取出閱讀。藉由文字看盡了人間各處景色,嘗到了人生酸甜苦辣的滋味,從閱讀感受到五感所能體會的另外一種不一樣的生活,那是更加刻骨銘心、更加迂迴曲折,但也不失真實的另外一種現實。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