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棵芒果樹靜靜看著(下)

11

文/蕭蕭
民國五十一年(一九六二),我讀初三,正忙著準備升高中,有一天阿媽跟我說,你阿足姑的大女兒阿綿要嫁給外省人了,早上坐著遊覽車往桃園去了!真是勇敢啊阿綿姊,突破多少人的心防、禁忌,走出小小三合院、小小村莊,走向不確定的未來。後來才知道,阿綿姊的先生是龍寬兄的排長,婚事還是龍寬介紹的;更後來、更清楚,排長姓毛,江蘇人,毛排長暗地裡透過蕭家家族最有聲望的國和兄做了關於阿綿姊的身家調查。
十八歲的阿綿姊十足是勇敢的台灣女性,直接聯繫毛排長,當面理性溝通,確認愛與婚姻的韌度。民國五十一年,本省女孩嫁給外省軍人,幾乎會被誤認為買賣婚姻的時代,江蘇毛立峰與台灣蕭綿卻依著兩個人的默契,走著自己的路。
次年年底,阿媽過世,山東人李俊生跟我姊姊在台北戀愛成熟的消息才傳了出來,依習俗他們必須面對︰尊長者過世的百日內結婚,或者推遲三年,也許因為有阿綿姊的美滿婚姻在前。也許姊姊是自由戀愛,且不在家鄉,這第二樁鄉村姑娘與外省人的婚姻,順利在八卦山山腳這小小的三合院,阿媽過世百日內達成。
很多年以後,龍寬兄過世,龍寬嫂艱辛在三合院過日子,扶養孩子,最後也跟退伍軍人結婚了,因為退伍軍人不姓蕭,他們搬離三合院,緊鄰三合院的西側,就在那棵仙桃樹的南邊,蓋了三層的樓房,他們的孩子在這兒成親、開了家教班,算不算也應驗了「龍邊會出賢人」的預言?
時間在走,歷史在改變,很多年以後,毛立峰與蕭綿姊的大女兒文芳跟我認親了,看著她從國中教師到中正大學中文系暨研究所主任,鑽研明清文學、圖像美學,推動國際漢學,親手為自己的父母編撰《世紀風華》、《油柑人生路》,她所做的,假以時日,不會少於我這個堂舅所堅持的。
這時,我好想追上時間老人,追上那個雲遊四海的算命師,「這三合院,不僅龍邊會出賢人!」
或許,三合院正身大廳後面那一棵芒果神木,三百年了、四百年了,只是靜靜看著,時間在走,歷史在改變,那溫厚的傳統,福建省漳州府南靖縣的蕭家傳承著,山東李家、江蘇省武進縣懷西鄉的毛家沖激著,那棵芒果樹靜靜看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