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滋味】假日黃金溏心蛋

70

文/郎英
假日傍晚,聽到廚房傳來細碎聲響,探頭觀望,女兒正盯手機忙作羹湯,看來是料裡魂附體上身,我又有口福了,不知道今天會端出什麼佳餚美食,真是期待。
過了許久,未聞油煙炒味,好奇趨前偷瞄,發現鍋裡都是白蛋,沸水大珠小珠翻騰不已,那些可愛蛋頭也跟著噗通噗通微顫。
「妳在煮什麼?整盒有機蛋全下了。」
「溏心蛋,上次去拉麵店吃過後,妳不是對那顆黃金蛋念念不忘嗎?」
喔,是啊,那半熟凍狀蛋黃與湯麵攪拌美味香氣,印象鮮明難以忘懷。女兒真細心又貼心,不僅記住老媽嘴饞模樣,還上網搜尋下廚手作。
她將蛋滾了5分鐘後,小心翼翼放入水中冷卻泡涼,兩人四手擠在水槽比賽剝蛋,看誰手快又完整無缺,煞是有趣。這畫面讓我想起小時候,蹲在廚房角落幫忙剝殼滷蛋情景,每當破蛋傷痕累累時,就趕緊塞進嘴裡滅跡,天真認為留下好蛋完美交差,殊不知蛋數少了、嘴角蛋渣,在在洩漏貪吃小鬼啖蛋伎倆。
「哇,真厲害,蛋就拜託您啦,我來調醬汁。溏心蛋用泡的不是滷的,醬汁決定口味口感。」
女兒一番話,把我拉回現實,看著面前平滑蛋身,竊喜剝蛋撇步還真有效。記得上回看了日本創意小物影片介紹剝蛋神器,動腦利用湯匙叉子頂端頓頭,一樣能夠輕鬆拉開蛋殼,蛋白上不會沾黏惹人厭的小碎片。
處理剩蛋之際,她將深鍋裡1:1:1/2:3的醬油、米酒、糖和水調勻煮開,還放了些許八角增添香氣。涼後,將蛋置入,醬汁要完全覆蓋才能完美上色,然後放進冰箱冷藏等待入味。
隔天取出時,使用老媽古早招術──剪一段縫衣線,環繞橢蛋頭尾一圈,一拉,成功剖半,漂亮切蛋。
溏心蛋,拌飯拌麵、饅頭夾心都很好吃,冷熱交融有種冰火同源的雙重快感。茶色蛋白,鹹甜軟嫩,金燦蛋黃,膏黏濃稠,母女倆互捧讚不絕口,盡是幸福滋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