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片《風語咒》守護親情 胸懷天下

12

文/朱玉昌
延續華人自闢一方宇宙的長篇史詩《俠嵐》3D動畫劇集,電影《風語咒》就劇本琢磨上,不難看出編劇群在情節安排上所下的多層功夫,凡電影裡出現的諸多人物與場景,甚至刻意安排的畫面,雖然盡為「俠嵐粉」所熟知,但對於不熟悉動畫故事原型的觀眾,卻也能毫無罣礙地融入劇情,且在時空交錯的分鏡下,浸淫劇組設入的氛圍而撼動內心,處處釋放用心說故事的能力。
不失去難以成英雄
從敘事觀點,電影縱軸圍繞在一個天生失明卻心性正向開朗的少年,不因殘疾而放棄成為一名俠義英雄的遠大抱負,面臨野心家召喚沉睡千年的上古凶獸再現人間戕害生靈時,歷經親情、愛情雙重變故打擊,少年在絕境中置之死地而後生,依託著失蹤父親曾經教誨的一句「用心感受」而領悟失傳祕術「風語咒」,最後將凶獸封印並解救萬民的套路。
故事表層維繫著小說戲劇「邪不勝正」的亙古通則,似乎沒有經過「失去」與「痛苦」淬煉的主角,永遠難以成為英雄,但電影用心之處,即在勿須燒腦就能讓老少觀眾輕易地陷入情境所帶來的教育意涵,小孩可以直接感染到正義的氣場與看見親情的流露,大人則在人物互動中認清真心付出、不求回報的真摯情感與現實生活的百態,對於盲目追求世俗運作規則的背後,則開鑿了一方反思空間。
電影橫軸的鋪陳是寬闊的,觸碰到人與人之間的守護,人與社會間的共存結構,而「人與人」守護的關係,豈止於父母子女的小我親情,更該擴及憐憫眾生的良善大愛,這種大愛是心築在「人與社會」的共生之上,是摒棄狹隘本位規範而凌駕於人為的設限,唯有心存無我的大愛精神,依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原理,才能達到「人與自然」的融合而戰勝一切萬難。
心存善念用心體會
全片的中心主旨盡在「守護」二字,表達父母親情的投入是無法用成本算計的,強化親情是陪伴孩子朝往正向發展的關鍵。戲裡,失明主角的幼年正因為享有父母細膩的守護,使他即便殘疾也能有個健康的人格,父親形象雖然只存留在兒時的幾幕記憶,卻教會主角心存善念,用心去體會萬物本質,當為正義挺身守護他人,堅持夢想,作個危難來時足以擔當大任的勇敢之人。
母親面對失明的孩子從不放棄,即使遭遇丈夫失蹤的困境,獨力撐起守護家庭的責任,母兼父職,對待孩子亦母亦友,永遠抱持著孩子眼睛可以治癒的樂觀希望,甚至不惜豁出性命與羅剎交易,只為讓孩子見到光明。影片某種程度為父母之愛作了相異分析,母親想給孩子的是具體看得見的光明世界,父親傾向提供一顆既抽象又形而上的光明之心。
失明主角以為眼睛復明是誤吞封印凶獸的陀螺所致,絲毫不知是母親以身獻祭凶獸交換的結果,還跟著知情並圖謀奪取陀螺的女主角四處尋找母親,男女雙主歡喜冤家,嘻嘻鬧鬧日久生情,女主角因附體的魔性發作,男主願意捨棄雙眼換取女主重新為人,男主角為愛付出懂得守護,這層守護便叫作「愛情」。
心懷正義即為俠嵐
故事設定的英雄稱為「俠嵐」,願以己身保衛一方淨土的人就是俠嵐,想當俠嵐則必須掌中烙有「俠嵐印」,否則功夫再好,終究無法成為一名俠嵐英雄。主角父親的失蹤,原來是因為沒有俠嵐印而被拒於俠嵐門外,他憑一己之力,守護淨土,力抗凶獸而壯烈成仁,這正是手擁俠嵐印者自大驕傲所釀成的悲劇。
主角毅然決然放棄眼前繽紛世界回復盲人之身,用心感受世間的本質,體認自己是個盲人又如何?世界不會因為眼睛看不到而不再美麗,而自己不是俠嵐又怎樣?自己手裡已有屬於自己的俠嵐印。當俠嵐領袖檢討錯誤而正式邀請主角入俠嵐群作個真正的俠嵐時,主角輕輕地應和一聲:「不了!我媽還在等著我回家吃飯呢!」是不是俠嵐不再重要,只要心懷正義,俠嵐無處不在。
「守護親情」、「胸懷天下」是電影清楚傳遞出來的正能量,做有利於公義的事務,還須在意別人的讚美嗎?當浸潤過父母無怨無悔地守護恩澤,為人子女者是否也該想想,自己又為父母付出了什麼?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