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院提黨產條例釋憲 大法官不受理

0

【本報台北訊】監察院行使調查權,認為不當黨產條例有違憲疑義聲請釋憲;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認為不符合行使職權的要件,監察院也無法律違憲審查權或專屬聲請權,昨天決議不受理,但有五名大法官提出不同意見書。
監察委員仉桂美、劉德勳回應指出,司法院破天荒毀棄憲政規範、踐踏五權憲法,將就侵害監察權部分聲請釋憲。
根據司法院新聞參考資料,憲法並未賦予監察院有法律違憲審查權或專屬聲請權,且對監察院歷來的聲請,並沒有「均受理」的憲政慣例。
司法院指出,監察院調查權應以監院得彈劾、糾舉或審計為前提,本案未陳明行使調查權的目的性權力為何,不符合大審法要件;至於行政院未對不當黨產條例提出覆議或聲請釋憲,非監察院得監察的事項,因而無從行使調查權。
司法院表示,若從寬受理本件聲請,反而是破壞現行憲政體制及大審法相關規,將使監察院得以對立法院的立法,全面行使一般性的抽象審查權,不僅逾越憲法所定監察權的範圍,更反會造成監察權與立法權間的權力不平衡,甚至破壞五權分立憲政體制。大法官認為,監察院和行政院在黨產條例的見解上有歧異,但不能當成聲請釋憲的理由。
不過,湯德宗、黃璽君、吳陳鐶、林俊益和張瓊文等五名大法官提出不同意見。湯德宗的在不同意書中感嘆,面對人民不滿各項「改革立法」卻無力回天,鬱苦地競相聲請釋憲,「我輩大法官何忍全面緊縮釋憲聲請之門,緘默不語」。
對於大法官不受理的理由,湯德宗認為嚴重悖離相關解釋先例所確立的「程序審查慣例」,並違反「一般法律解釋方法」,從嚴解釋,難以令人信服;之前大法官相關解釋先例無一能符合如今日從嚴解釋後的程序要件,本件不受理決議已徹底推翻了司法院之前相關解釋所確立的程序審查慣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