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鼻子醫生 給病童快樂

856

文/記者李祖翔

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的日光室,一群戴著紅鼻子的小丑正為病童表演。其中跳芭蕾舞的小丑總是神情落寞、一臉沮喪,吹泡泡的更賴在地上嚎啕大哭,她們到底怎麼了?小丑不是應該散播歡樂的嗎?會後「吉賽兒.寶貝」神祕地解釋:「小丑,跟一般人想的不大一樣喔。」

吉賽兒.寶貝是小丑的名字,本名簡慧綺,花蓮人,一位總是風塵僕僕從花蓮趕來演出的保險工作者。因為工作中屢屢看到家庭一人生病全家受累的情形,就常常思考除了保險,還能夠如何幫助他們。正好公司為了關懷弱勢,成立基金會,創辦「紅鼻子鵲寶公益劇團」,她覺得這是能實質奉獻的舞台,就滿心期待的加入,做好當紅鼻子醫生的準備。

一群保險業務放下專業,化身紅鼻子醫生,走入醫院和社福機構陪伴病童。圖/李祖翔

「然而,什麼是小丑?」她慣有的印象:搞笑。可是她自認有個孩子難以親近的外表,愈想搞笑孩子愈不賞臉,第一天受訓就產生強烈挫敗感,「當歡樂小丑好難啊。」哭著想回家,這時老師告訴她:「小丑有喜怒哀樂,跟一般人一樣,不會因為站在舞台上而與別人有距離,而且小丑很有同理心。」她似懂非懂。

在一次培訓課程中,老師設置一個情境,請小丑靠近一張椅子,坐下、站起再走回來,且每個動作都要看觀眾一次。在這個過程裡,老師一一揪出成員們的小丑,一個屬於他們的小丑。簡慧綺的小丑性格是「龜毛」,老師說:「小丑的一部分是自己,小丑就是不加掩飾的你。」她震撼且半信半疑:「不壓抑缺點,還要強烈表達?即使情緒負面也可以丟給觀眾?」

小丑不假 真誠表達情緒

結業後第一次在木柵演出,負責跳芭蕾的她,因為場地寬敞,轉圈成功,心情特別好,整場都快樂;日前在北醫日光室,空間狹小、人又多,轉不成功還撞到矮凳,就愈跳愈差,表情哀怨,氣自己也氣環境。但是問孩子表演讓你感到開心嗎?孩子居然點頭。簡慧綺說:「我們保留觀眾自己解讀表演的權利。」事實上,小丑是真的因為失誤而情緒失落,還是故意表現失落,沒有人看得出來,所以他們盡情當一個容許有錯誤的演員,「曾有認真的孩子對我說,妳的腳都沒踮起來,跳得不好。我就說對呀,下次會注意。不完美反而能和病童做朋友。」

吹泡泡的小丑「胖魚」,深受孩子們歡迎。圖/李祖翔

原來小丑從不假裝自己笨,不刻意製造滑稽笑料。簡慧綺還說:「我們只有流程,沒有劇本。」他們知道誰該上場、表演什麼項目,但怎麼表演、需要哪些效果都沒有明訂,「當然也沒有性格設定,上了台就是放大妳感受到的情緒,然後臨機應變。」

自從有了小丑身分,簡慧綺更懂得面對自己,除了體會到保險工作是學做人的行業,也克服許多膽怯,更學會折氣球,拜訪客戶時可以吸引小朋友,不再擔心得不到孩子接納。

克服緊張 因助人而成長

至於吹泡泡的小丑「胖魚」,感受也很深。本名林杰玗的泡泡公主,小丑性格是「緊張」。她說,若非老師觀察到她上台會呼吸急促、手顫抖,不會知道自己是害怕面對群眾的人。老師說:「妳可以表現妳的害怕,也可以試著在台上哭。」沒想到放大情緒反而紓緩情緒。而她本來以為吹泡泡很無聊,不會受到歡迎,又一次沒想到每個病童都伸手抓泡泡,眼神充滿期待,讓她有動力演得更好,現在站在400多人面前表演都不會緊張、害羞了。

龜毛的小丑「吉賽兒.寶貝」簡慧綺表演芭蕾舞,礙於空間狹小、無法順利轉圈,就表現低落的情緒。圖/李祖翔

這個奇妙的劇團隸屬於「錠嵂藍鵲社福基金會」,最初是為了響應陪伴院內病童的紅鼻子計畫所創,不過演出對象不同,他們專門表演給院外社福組織服務的家庭,北醫的表演則是特別合作演出。目前成員百人,都來自錠嵂保險經紀人公司,共通點是因工作忙碌不得不雪藏「絕活」的員工,如簡慧綺就有傳統舞蹈底子;此外他們都有一分助人心意,如林杰玗平時會認養弱勢孩童的助學金。每年劇團都安排公演,2019年劇團的觸角將再延伸到屏東等偏鄉地區,陪更多受折磨的孩子走下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