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堂鐘聲】女鬼狐的預言錄

30

文/鄧名敦
一九八七年由張國榮、王祖賢、午馬等香港影星所主演,改編自〈聶小倩〉的電影《倩女幽魂》,在當年香港影壇與亞洲華人市場裡,掀起了一股古裝鬼片的熱潮,而劇中寧采臣的憨直和真誠,更奠定了影劇角色裡書生形象的典型。
這種才子佳人的故事,在歷代文學裡偶能見之,到了明末清初更是蔚為風潮,體現當代士人對於愛情、生活的諸般憧憬期待。可惜的是,佳話故事有既定的套路,讀多了不免覺得題材老舊、結局封閉。有鑑於此,當時的創作者就在有限條件下突圍而出,發揮想像力,極力曲折情節、塑造人物,讓僵化的套路也能略顯新意。
然而,故事裡總是風度翩翩、才華出眾,能顛倒一眾絕色佳人的「才子」,在蒲松齡的筆下卻大異其趣:有的顢頇、有的好色,有的更是貪財又驕矜跋扈。
《聊齋》裡〈辛十四娘〉中的男主角馮生,是個頗有才學,但行為放縱、貪杯好色的讀書人。他之所以與容姿姣好的辛十四娘結為連理,全因為偶遇絕色又恬不知恥的尾隨追求,而展開了一連串的故事。起初,見色忘形的馮生,不僅大剌剌地向辛父攀緣求媒,更借醉翻簾,大放狂言、唐突絕色;這番踰矩的行為,自然被人轟了出來。原以為無望的馮生,卻因一位素不相識又甚有威儀的老太太的蓄意照拂下,而與辛十四娘訂下姻親。
事後,馮生固然大喜過望,但一番玄異的機遇讓他不由得生疑,隱隱然覺得自己肯定是遇鬼了。但是,色膽尤大的馮生轉念一想:「若得麗人,狐亦自佳。」事實上,馮生的猜想一點沒錯,而辛十四娘亦不隱瞞,親口證實自己就是鬼狐。
辛十四娘過門後,開始打理起馮生的家務事。相較於讀過聖賢書的馮生,終日在家刺繡的辛十四娘更顯得人情練達、慧眼識人。例如馮生有個交情不錯的同窗,這位楚公子曾到馮生家中賀喜。過了幾日,楚公子又約馮生,得知消息的辛十四娘立即告誡馮生說:「其人猿睛鷹準,不可與久居也。」馮生允諾不往,但楚公子隔日就借問負約之罪登門閒談,這次的閒談,結果卻是不歡而散,原因是一向口無遮攔的馮生在言談中譏嘲了楚公子。辛十四娘又再次勸告馮生說:「公子豺狼,不可狎也!子不聽吾言,將及於難!」馮生聽後,只是笑笑應付,對於自己放縱成性的言行仍無一絲警覺。
沒過多久,辛十四娘的預言果然成真,馮生的狂言為自己帶來了殺身之禍。馮生因一時氣憤,影射當時科考舞弊的內幕,藉以打擊得意洋洋的楚公子。馮生一出言,滿座大驚失色,各個藉故遁辭,遠離是非之地。馮生返家告訴辛十四娘後,十四娘極為不悅地說:「輕薄之態,施之君子,則喪吾德;施之小人,則殺吾身。」簡言之,得罪君子則自損德行,但得罪小人就會招致殺身大禍。這一段話,可視作蒲松齡藉著十四娘之口,對每個世代的人發出最真誠的忠告。
清代詩人黃景仁有一句膾炙人口的詩語:「百無一用是書生」,說的就是讀書人除了讀書什麼都不會。然而無論原意是自嘲或譏諷,讀書的目的都不是讓人僵化、不知變通,更不是擁知識以自傲,做個不識人情、不懂自省、不辨是非的庸人。以辛十四娘的鬼狐之言,拿來對照現實,正是絲毫不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