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法律地位未定論之爭議

6

美國副總統潘斯日前對其中國大陸政策與台灣定位,提出明晰的說法。他說的是,「儘管我們政府將遵守三個聯合公報和『台灣關係法』所反映的一個中國政策,美國始終相信,台灣對民主的擁抱為所有中國人展示了一條更好的道路」。
潘斯這個把台灣置於中國人的結構中,倒是符合他自己所說的三個聯合公報之一的「上海公報」立場的。「上海公報」的相關說法是:「海峽兩岸的中國人(Chinese)都認為中國只有一個,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美國對此一立場不持異議。」
美國當然是不持異議,當簽訂上海公報的一九七二年時,除了美國在安全議題上(聯中制蘇)有求於北京之外,台灣的法律地位也早已完成。
支持深綠的人,常拿舊金山和約第二條第二款「日本放棄對台灣、澎湖等島嶼的一切權利、權利名義與要求」,但並沒有表明是對中華民國放棄,做為「台灣法律地位未定論」的論據。
其實,就在舊金山和約第二十六條的法律基礎上,同時也在美國的強力壓迫下,日本和中華民國簽訂了「中日和約」;且在該約的換文第一條,日本就清楚表明,是對中華民國放棄台灣。也就是把台灣還給了中華民國。
而現今所有關於所謂台灣法律地位的爭議,皆源自於美國杜魯門在一九五○年六月二十七日的聲明,「至於台灣未來的地位,應俟太平洋區域之安全穩定恢復後與日本成立和約時,再行討論,或由聯合國予以考量」。
在韓戰未爆發前的一九五○年一月五日,美國當時的總統杜魯門曾公開表示,「為實踐上述各項宣言(指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宣言),台灣即由蔣介石元帥受降。過去四年來,美國及其它盟國亦承認中國(當時的中國即指中華民國)對該島所行使的權力」。
直到一九五○年六月二十五日韓戰爆發,杜魯門立即派遣第七艦隊協防台灣,並且才在美國時間六月二十七日宣布「台灣的法律地位未定」。
顧維鈞在回憶錄中很清楚寫到,在八月三十一日,他就此事請見艾其遜,要求了解。他對國務卿艾其遜說:「總統杜魯門已在六月二十七日闡述了美國對台政策,美國的這種政策(台灣法律地位未定),顯然是為了適應韓戰爆發後和遠東出現的新形勢而採取的。」
同時,美國的解密檔案在這一點上,也非常清楚。在公布的備忘錄中,韓戰爆發後,杜魯門在一列為「最高機密」的會議中,除同意派第七艦隊外,並且還說他「必須要為我們對台灣的行動去鋪陳一個基礎」,而且是他「在今晚會起草他的聲明」。六月二十七日有關台灣法律地位未定的聲明,就是這樣來的。
所以,什麼「台灣法律地位未定」,根本就不是什麼國際法法理的問題,僅僅只是一個當時美國為因應國際局勢變化,所出的政策而已。隨後所有的解釋,更都只是意圖支持這個政策罷了。
孫揚明(台北市/前資深外交記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