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陳英鈐是應該流淚

3

文/羅瑩雪(兒童福利聯盟基金會董事長)
中選會主委陳英鈐在立法院報告說,「反空汙」公投案有一萬多份死人連署,他是忍痛讓它成案,同時哽咽拭淚,很多人批他哭得莫名其妙。
我倒覺得他是應該哭,不過理由不同。
選舉是落實民主政治的關鍵機制,主責機關必須超然獨立公正無私,才能順利產生上至總統下至村里長各級政務所需人才。過去中選會深明此理,一向低調謹慎。
經過數十年歷練,順著科技發展,選務工作日趨成熟精進,逐漸贏得民眾信任。然陳英鈐帶領之中選會處理第一次綁大選之公投案爭議不斷;對不利政府之公投題目百般刁難,對收件截止日期之說法反反覆覆,扭曲法律拒收「以核養綠」公投二次送件,對絕食抗議青年冷漠以對,「反空汙」公投連署尚未完成清查,就放假新聞,稱無效票高達六成。令人直覺又一東廠現形,使中選會好不容易建立之公信力毀於一旦,陳英鈐當然該為此嚴重失格羞愧流淚,此其一。
陳英鈐事後辯稱是為同仁工作太過沉重抱屈。然去年十二月修正之公投法大幅放寬提案、成案標準,會導致公投案大增,在草案審議階段即眾所皆知。陳英鈐當時並未表示反對,事後又不籌謀因應對策,調補人事,至新法實施九個多月後才擔心同仁之工作壓力,是該為此對同仁感到愧疚難過,此其二。
公投連署不像一般選舉。選舉的空白票從印刷廠到投票所,全程嚴密監控,一張票都不能流失。選民領票、投票,再一張張開票,也不能有任何差錯。但公投連署書任何人皆可上網下載,填寫後寄給提案單位,寄多少悉聽尊便。公投連署站同樣來者不拒,有多少收多少,提案人無法查驗其真偽。因此公投法規定,無效票只是剔除,沒有罰則。加上 「反空汙」公投送件時中選會只簽收四十八萬多份,雙方復未當場複印存底確認其內容。後來中選會改稱收到四十九萬多份,多出的九千多份是先前算錯了,還是後來加進去的,撲朔迷離,難以追究。陳英鈐狀似無奈的提起偽造文書之訴,引起檢察官譁然,都怕接到這不知如何處理之燙手山竽。陳英鈐想打擊藍營,向上邀功,卻整到已為選舉訴訟忙得團團轉之無辜檢察官,而提案人只要說明收集連署書及交件過程,就可輕鬆脫身。他該為自己的衝動失算懊惱傷悲,此其三。
陳英鈐若不趕緊回頭,最想哭的可能還在後面。
今年首次公投綁大選,公投案一個個成案。選票、公投票之印製、分送、領取、投票、開票、計票、監票在在得細心思考,審慎規畫。當此選務人員需求爆增之際,偏偏許多公教人員因年改不願擔任選務工作,大量生手參與此次格外複雜之任務,極易出錯,職前訓練遠較以往吃重。中選會面對此前所未有之艱鉅挑戰,猶自顧維護政府,對公投案指手畫腳,人民信任感降低,容易心生懷疑。執行過程稍有閃失,即生爭議。若不幸發生重大衝突,使選舉及公投結果遲遲無法揭曉,將形成難以收拾之災難。
離選舉只剩一個多月,陳英鈐應該全心專注選務籌畫,以免年底搞砸大事,斷送自己錦繡前程,屆時欲哭無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