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從黃煌雄請辭 看黨外精神潰散

0

文/何振忠(資深媒體人)
在一周之內,促轉會主委黃煌雄與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相繼請辭,一位是台灣素有重望的民主大老,一位是環保界擁有口碑的環保律師,卻都在民進黨政府完全執政後參與政府工作後再引退,從兩人的正式聲明來看,民進黨最純粹的「黨外精神」已蕩然無存。
民進黨當然已非「黨外」,早已是執政過兩次、且為台灣當前擁有國會最多席次的第一大黨。黃煌雄在辭職聲明中說:「九一二事件源自一個非正式會議,其所討論的內容,事前我一無所悉,事件爆發以後,九一二所呈現的心態與觀點,也與我三十多年來所堅持的黨外精神不相容。」
所謂「九一二事件」指的是已經下台的前副主委張天欽在促轉會內部會議自稱「東廠」,還公然指點與己無關的侯友宜選戰,因錄音檔外流而引起政壇軒然大波,可是最後的行政調查僅只是相關人員辭職下台,沒有其他懲處,再度引人爭議。
黃煌雄身為民進黨大老、黨外前輩,甚至一手召集「民主大憲章」的編寫、主張總統直選,台灣近代民主進程幾乎無役不與,直至兩次政黨輪替,黃煌雄仍可被馬英九提名監委,進而獲蔡英文之聘擔任促轉會主委,顯見其超越藍綠的修為與地位。
可是,「張天欽們」在民進黨政府內最講究轉型正義的促轉會裡大談選戰,甚至設計如何攻擊對方參選人,張天欽還公然反對主委黃煌雄的路線,這不僅挑戰了黨政不分的政治底線,甚至連起碼的行政倫理也不放眼裡,對黃煌雄當然是可忍孰不可忍,在他主管的部門裡出現如此乖張行徑,簡直是對他長年堅持的政治價值最大背叛,選擇辭職,完全不意外。
但大家應該特別留意黃煌雄用的詞是與他「黨外精神」不相容,而非「民進黨精神」。民進黨黨外時期對威權的衝撞是不計生死、懷抱著某種純粹的革命情懷,黃煌雄對民進黨的失望,意在言表,自然不願再與「張天欽們」為伍。
另一個震撼彈是詹順貴。詹從環保界進入體制內,外界早有議論,但其勉強撐持兩年,或許一如他在請辭公開信中所列成績,但連串的環評,包括最具爭議的深澳燃煤發電廠、觀塘工業區等,每個環評案想必都要用今天的詹順貴挑戰昨日的詹順貴,最終選擇辭職,也屬意料之中。
詹順貴在公開聲明中直言:「因為賴院長過度期待的發言,釀成部分委員退席抗議,接著又被迫過於密集加排大會,讓委員更加不滿」;「最近一年,在行政院可以完整、深入討論政策的機會,已然大幅減少。現今初始的使命尚未完成,更要面對既有環評制度再度天搖地動,制度的社會信任基礎受到嚴重傷害。」
民進黨以「台獨」和「反核」為神主牌,至今兩岸關係完全停滯,反核也反到半途,可是卻無能在反核後解決空汙、燃煤、能源替代等問題。甚而反過來一再背棄過去對環保人士的承諾、甚至是蔡總統自己對保護觀塘藻礁的主張,詹順貴豈能不高唱不如歸去?倒是透過黃煌雄、詹順貴的請辭,讓人民緬懷起當年帶點浪漫的「黨外精神」,對比今天蔡政府的恣意妄為,民進黨應該自問:對得起當年的「黨外精神」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