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現代詮釋─苦

11

文/星雲大師

我童年出家,就常聽到人家講人生是苦、人生是苦海、人生是苦難;佛教講「苦」,有所謂的二苦、三苦、四苦、八苦、無量諸苦,即使人生是快樂的,樂受也會壞苦。當時心中很不以為然,難道大家只是為了苦才來學佛嗎?為什麼人要來吃苦呢?人生的意義很苦,學佛要受苦消業,由於過於重視「苦修」的思想,讓學佛的人,身心都苦,每天的生活搞得愁雲慘霧。

圖/游智光(Jack Yu)繪

我認為,苦不可以完全從消極上來解釋,苦對人生有更為積極的意義。人要能接受苦,才能成長,不能吃得苦中苦,哪能做得人上人?不吃苦、不辛苦,哪裡能有成果?

實際上,苦是「樂」,但是「苦」怎麼變快「樂」呢?

苦是教我們要怎麼透過苦、降服苦、衝破苦,進而得到安樂,因為快樂沒有不從苦後而得來。

就是良田裡長滿了稻穀,你不辛苦的去收成,也難以供應所需的糧食;黃金隨潮水流下來,你不起早去把它撈起來,它也不是你的;就是經商獲利,也是辛苦賺來的;工廠工人領取薪水,也要辛勤努力才能獲得。因此沒有辛苦,哪有所得?哪有富樂?天下的事情,沒有說不經過苦,而能獲得的。

圖/新華社

所以說,苦,是一種教育。

小時候讀書會覺得很苦,但如果你接受這樣的訓練,就能汲取到知識的養分;童年的時候做事,會感到辛苦,如果你不偷懶,能面對苦,接受苦的訓練,就能獲得生命的養分。

苦,是一種力量。你能吃多少苦,將來就得多少快樂。好比挑擔,有的人能挑二十斤,三十斤就挑不動了,不能吃苦;有的人能挑五十斤、一百斤,感覺還很輕鬆自在。不怕苦,能吃苦,將來的人生就不同。

苦,是一種營養。人的生活之中,如果沒有天災的苦難,就不知如何適應大自然的變化;如果不能體會人禍的苦難,就不知道防備苦難的壓迫,所以人要能知苦。

圖/新華社

苦,是一種磨鍊。在佛教裡,有很多修行者特地要去修苦行,用苦來訓練自己;運動員參加奧林匹克運動會,想要獲得金牌,如果不經一番苦練,怎麼能獲得呢?

飢餓是苦,寒冷是苦,被人家欺負、打罵、委屈、冤枉都是苦,如果你有擔當這許多苦的力量,就能降服苦,不為苦而苦。也就是說,如果我們能懂得苦,想要停止苦,就要找到降服苦的力量,遠離苦的方法。

人生是苦,我想這樣的觀念要改變,這個觀念對我們人生的成就有關係、很重要。

圖/新華社

過去有一個老婆婆老是哭,人人都稱她「哭婆」,法師問他:「老太太你怎麼老是哭?」

他說:「法師你不懂,我有二個女兒,大女兒嫁給賣傘的人家做媳婦,我看到天天出太陽,想到雨傘沒有人買,大女兒的日子怎麼過呢?就為他掛念,所以哭啊。我的二女兒嫁給賣米粉的人家做媳婦,看到下雨,沒有太陽晒米粉,米粉怎麼能賣呢?我就為二女兒哭。」

「老太太不要這麼想嘛,想法可以改變。」

「怎麼改變法?」

「以後看到下雨了,不要想二女兒,想大女兒:『喔,下雨了,我的大女兒雨傘店生意很好喔!』出太陽了,想二女兒:『今天太陽這麼好,我的女兒米粉晒得很多,生意一定很賺錢。』你這樣改變想法,苦樂就不同了啊。」

圖/新華社

「可以改變啊。」老婆婆就這麼改變,不哭了,每天笑。下雨天為大女兒笑,出太陽就為二女兒笑;從此他不叫哭婆,變成笑婆了。

所以我要改變佛教的說法,讓大家不要天天喊:煩惱啊!煩惱!苦啊!苦啊!人來到世界上才多少春秋,你為什麼來的?你是為了苦來的嗎?我們是為歡喜到人間來的,我們是為快樂到人間來的。

為了歡喜、為了快樂,苦只是一個暫時的過程,我們不能把這個過程當成人生的全部。

因此,苦對人生有積極的作用,我們大可不必怕苦,不怕苦、不怕難的人才能有成就;否則在苦難之前畏縮不前,也就一事無成了。

圖/新華社

傳統之說

泛指逼迫身心苦惱之狀態。苦與樂乃相對性之存在,若心向著如意之對象,則感受到樂;若心向著不如意之對象,則感受到苦。

(摘自《佛光電子大辭典》第4版)

苦之提問

問:說到苦,如何理解《心經》的「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答:世間的人,以為無財、無名、無權、無位是苦;其實,真正的苦,是因為有財、有名、有權、有位,才增加更多的苦難。例如,有家、有愛、有事、有業;「有」的裡面不是很多的苦厄嗎?

《般若心經》說:「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原來,苦是因為五蘊積聚的「我」而來的。例如,有的苦是因為「我與物」求不得而苦;有的苦是因為「我與境」不相應、不習慣而滋生;有的苦是因為「我與人」不和諧、怨憎會、愛別離而有;有的苦是因為「我與社會」、「我與自然」的刀兵水火等引起,都會增加「我」的苦。

尤其,「我與心」之間,貪瞋邪見、憂悲苦惱,更是苦上加苦。所以,人生的苦,既然是由「我」而來的,要想「度一切苦厄」,就必須讓「我」空無執著。能夠「照見五蘊皆空、顯現般若智慧、明白人我無間、融合物我一體」,才能淡化和解決「我與物」、「我與境」、「我與人」、「我與社會」、「我與自然」,甚至「我與身心」的關係。能夠把自我安頓在無執、無染、無拘、無束的上面,才能真正「度一切苦厄」。

圖/新華社

問:人往往喜歡樂,不喜歡苦,但是大師曾說苦也有苦的妙用,能否就此進一步說明?

答:苦的妙用,提供六點參考:

第一、苦言有益:所謂「治膏肓者,必進苦口之藥;決狐疑者,必告逆耳之言。」你聽起來不順耳的、不想聽的,也不願意聽的,必定是苦言。能明白別人這些話對我們有益,人生的冤枉路會少很多。

第二、苦味能養:苦瓜帶澀,卻營養有味;苦茶難飲,而能清涼退火。可見苦味雖不適口,卻能對身體有所滋養。因此,人生有一點苦味未嘗不好,反而能成為生命歷程的養料。

第三、苦心感人:父母教育子女,老師教導學生,甚至禪師點撥弟子,有時金剛怒目,有時無情譏評,其所言所作,無不是苦口婆心。假如為人子女、弟子懂得這一片苦心相待,一定有所進步成長。

第四、苦工培德:苦工可以磨鍊心志,造福培德。苦力猶如水泥,凝固砂石,才能打穩基礎。因此對於做苦工的人,我們也應該給予禮遇、尊重。

第五、苦學進步:無論讀書學習、工作創業,其過程沒有捷徑,只有勤努力是道路,只有苦功夫最踏實。你日日忍耐、時時修學,等到「十載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時,進步的甜美果實,就會呈現。

第六、苦行勵節:佛教的修行不是以苦為目的,但是苦行確實是成就道業的一個過程。而一般人無論讀書、創業,能夠以苦行來勵志,以苦行來練心,肯定會有所成就。

苦幹會有出頭日,苦盡才有甘來時;知道苦海無邊,才懂得回頭是岸;能自知苦惱,就會對周遭的人事物感到有所虧欠,自然就會知道感恩、待人好。

(摘自星雲大師《迷悟之間》、《星雲法語》)

圖/新華社
分享: